4.20.2014

實驗人生:寫作

我常想我是神,會寫下怎麼樣的故事?我一邊想像一邊寫著心中一直想寫的故事。


當我想完成一件事情時,我專注在它已然被完成的狀態,它是如此巨大以至於我認為根本無法完成它,所以有時會卻步,但所有的大樓都是先由最小的部份開始,這世界就是這樣一步步被建構出來的,不是嗎?


有時我會瘋狂的往前衝,用我以為的方式,通常都是白費力氣,以至於一切又要重來,過去我沒有以靈魂的方式全然順從生命節奏去做,我是以我被教育被別人思想主宰的頭腦去做,我過去是出自於恐懼,就像在滾輪上奔跑的老鼠,害怕停下來,因為周圍的每個人都在滾輪上,所以我以為我也該如此,儘管直覺和心理的聲音告訴我:可以停下來,沒有任何事好害怕的!我仍然一直跑,直到累壞了,停下時開始想像各種恐懼的發生,如同在滾輪上一樣,不同的是,我得到一種可以覺察的休息狀態,開始看見在滾輪上的別人,像過去的自己,這帶給我生命很大的改變,原來我們以為的前進和不斷致力的一切,居然只是原地打轉而已,因為我們是出自於恐懼去做。


當生命完結,所有以為擁有的物質全都會消失,這些我們都知道,可為什麼仍不斷想緊緊抓住物質的一切?當我們把金錢的重要性超越自己的感受與愛,就會感到貧窮匱乏和痛苦,這些其實我們心底早就知道,不然不會在聽見別人說這些真理時,心裡有所觸動,為什麼我們會如此認為自己是沒有價值,是如此沒有能力的體驗生命最卑微苦痛的部分?而我們明明知道只要改變想法,只要單純選擇自己是有價值就會吸引有價值的事物前來,為什麼我們認為我們做不到?


我認為這些最恐懼苦痛的生命經驗,正是我們要來地球體驗的原因,是我們選擇進入沉重的地球意識,是我們選擇要經驗較低頻率的悲慘生命歷程,我們享受悲劇的一切,這沒有任何的錯,也沒有任何的諷刺,因為我們本來是如此輕盈愉快的生命體,我們是愛沒有任何恐懼悲傷,但故事裡只有好人好事就不能成立,也不能冒險,於是我們選擇了有恐懼,是恐懼教會我們珍惜、感恩、祝福、愛、喜悅的珍貴,就像盪鞦韆的樂趣,不是處在中心點不動,而是盡力前後擺盪的冒險感受。


經驗到高處的喜悅是低處的自己給予的,恐懼是我們能體驗「愛」的禮物,樂園不會降臨在天上,而會發生在有恐懼的當下。當下我們選擇有愛的時候、當下我們選擇祝福的時候、當下我們選擇喜悅的時候、當下我們選擇豐足的時候、當下我們接受自己時候,樂園就會發生。

樂園是當人有了「不是愛」與「愛」的兩種選擇時,願意選擇「愛」的當下,就創造了樂園,故事才能成立。

愛我們的恐懼,因為它是我們能創造自己做為誰最大喜悅。它是使所有故事動人、音樂美妙動聽、文字戲劇有張力、藝術豐富有靈魂的原因,如果沒有恐懼,我們就沒有勇氣、沒有故事、沒有冒險。別去批判自己的恐懼,別去批判別人的恐懼,因為我們不知道靈魂正在經由恐懼的環境體驗怎麼樣更宏偉的自己。

當恐懼來的時候,接受它,會知道它的樣子,感受它,會看見自己的力量,甚至愛它,它使人在渺小無助的狀態裡,看見自己的無限可能,恐懼是明白我們本是如此美好、喜悅與愛的禮物。恐懼能給最大的愛是當我們不再需要它的時候。

我們不是藉由恐懼成為神,而是因為恐懼,我們體驗我們本是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