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3.2016

超靈七號的小書

摘自:賽斯書《超靈七號系列 II穿梭幻相實相》 

超靈七號就每天晚上坐在崔娣的床邊,為她唸他特別為她寫的書。但是他知道這本書其實是為所有的小孩子所有年輕的,隱藏在大人心裡的小孩寫的。他也知道,這本書將重新喚醒大人心中的小孩。這樣,過去的誤解就可以在現在獲得舒解。

他對賽普路斯說:「而且我的書是魔幻書。這就是它美的所在!不管是誰,只要了解我的話,都會有生命的喜悅。事實上,我還有一章專門討論這一點......

於是,一次一些的,七號開始對崔娣唸著••• 


 喜悅的生命 

每一個生命,你的生命,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喜悅的,你絕不可以忘記這一點。
你一出生,你就感受到喜悅,因為生命本身就是喜悅。
每一個存有,不論是在哪個實相發現自己,都是感受到喜悅才存在於那個實相當中。
並且,凡是在那個環境當中生活所需的一切,也都有人給與。

你的身體也是喜悅的。你的身體是萬事萬物神奇的一部分,從你所見周遭的一切生長出來。原子和分子的歌聲穿透奇妙的空氣,變成石、樹、狗、貓、人。所以你是很奇妙的。你使空氣喜悅,因此不論你在哪裡,空氣都會濃稠的進入你的體內。

你想動,你就想像前面的空氣變成了你的身體,接著你後面的空氣便不再是你的身體......真的很神奇。你的手臂向右動一吋,你左邊的空氣就有一吋不再是你手臂的一部分。你取空氣製成身體。但這個過程實在太快了,你根本看不到,還以為是理所當然的。可是你知道,就是因為快,所以這個過程才這麼順暢。

但是你的生命確實是喜悅的。不過這是個祕密,一個小祕密,真的很簡單,以至於變成了不是祕密。

但是你總得記住自己的生命是喜悅的。誰忘記這一點,就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運用他的法力,而且還會氣憤那些能夠運用的人。所以他們常常認為法術並不存在,然後發展偉大的哲學來證明。

可是,當然,偉大的哲學就是法術!但是他們看不到這一點,因為他們真的認為法術並不存在。

很多人都忘記法術其實是很簡單的,自然的。
所以他們發展了繁瑣的理論及方法,說是要施行法術。
但是你我都知道,每個人都知道,法術是自己產生的。法術之為法術,就是因為這一點。

但是人是很有創造力的......這也是法術.....所以他們創造了這個神,那個神,這個「域」,那個「界」,還有地圖,為的是預先告知什麼地方可能發生法術,這樣他們就不會驚訝。不過這實在很蠢,因為法術想在哪裡發生,就在哪裡發生,也就是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發生。你預先告知它發生的地點,無異於劃地自限。

因為,法術的特質之一,就是你要它變什麼,它就變什麼,有求必應。你在其中創造自己的實相。

所以你劃定的地圖其實是真的。但是如果你忘記法術之所以為法術,你就會認為只有你的地圖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你會非常盲目,為了哪一個方向、哪一張地圖、哪一條路是正確的而和人吵架。但其實地圖就是法術做成的。只要一眨眼,就可以出現很多很多地圖!

尤其是你長大以後,很多人都會告訴你說,世上沒有法術。如果你相信他們的話,那麼你也會遺忘。這樣你做起事來,就會好像你的生命並不喜悅,因此不會做出什麼奇妙的事情......你知道,這也是法術。但是法術不會反過來自覺到自己。

於是你就會做出一些一點都不奇妙的事情,譬如悲傷、疾病,
然後你就必須去處理這些事,一直到有一天,你突然記起自己的生命原是喜悅的。

做這些不奇妙的事情時,你會覺得污穢不潔,沒人愛你,氣憤,覺得事情都很不自然,而且還必須為一些悲傷,恐懼的情緒,及一切相關的事情煩心。然後,很奇妙的,這時你才明白原來這些東西就像夏日的暴風雨一樣,來了又去。而且憤怒、悲傷、憎恨又很神奇。

它們會讓你重新認識自己的生命原來是喜悅的。因為恨就是到處尋找愛,卻沒有在愛的所在尋找。

愛就是知道自己處於宇宙應有的位置而對自己的感覺,
就是知道自己只因為是自己所以值得愛,只因為自己是喜悅的,所以值得愛。

不止於此,你自己就是法師,就是你內在構成你生命的那個活生生的部分。
但是你必須自覺,接受,承認這一點,你自己的法術才會產生。這樣,你才是在主導自己的法術。

但是,因為那是你的法術,所以讓它自然發生會更好玩。
這樣,你那奇妙的自我,就會告訴你越來越多的事情。
這樣,法術就會以無礙的喜悅,流遍你的全身。

但是只要你說我要它這樣,要它那樣,你就會限制自己的形體。
因為,你內在神奇的自我對你的潛能顯然知道的比你多。只要你願意聽,它就會清楚的告訴你。

對很多大人來說,這一切聽起來都太簡單,太違背常識。他們認為,心不過是我們藉以說「不」的東西,是把神奇拒之於千里的東西。這一點真不幸。世間再也沒有什麼東西比這個更偏離真理了

但是如果你用心對「神奇」說不,那就等於對自己喜悅的存在閉門不納,也等於是放著自己的生命的力量不用。

每個人都是用法術在做事,不論他自己知道不知道都一樣。所以,你知道,信仰也是法術。

很多人都認為,只要有信仰就事事平安;或者說,就會有法術發生。他們如此這般相信,也的確會平安一陣子。但是,萬一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的信仰,而開始去找其他信仰,他們就會覺得自己失去了法術,或者說,就會覺得生命不再神奇。然而,事實上法術一直都在,未曾失去過。

但是,人太喜歡制度了。所以他們把各種信仰-----有些是信手拈來的---都借來用。他們探索各種信仰,有時候還碰到很大的麻煩。但其實他們真正不該忘記的,就只是他們本身就是神奇的,他的生命本身就是喜悅的,根本不需要再做什麼加工。

你的意識心也非常奇妙。你的意識心作用起來,非常神祕複雜,可是卻又簡單而清楚。

這就和空氣一樣,你的意識心藉你的眼睛向外觀看,看到一團一團的空氣就是它的身體,然後藉著你的臉和肌膚微笑,就好比月亮透過天空的肌膚放出月光一樣。這樣說,你了解它的清晰兼神祕了沒有?

所以,就某一方面來說,用意識心質疑法術是很愚蠢的,因為──呃,因為意識心本身就很神奇嘛!

但是法術本身其實也很愚蠢。法術完全建立在懷疑之上。我們認為法術很脆弱,所以必須有人照管,對某人下咒或付錢僱人照管,而且下咒還要下得對。所以就有一些人專門研究該下這樣的符咒或那樣的符咒。這種事情已經發展得很複雜。於是就有很多書在討論這種事情。

然而,凡事無非都是符咒。你的話,你的意念都是符咒。

科學無他,就是一種方法,目的在於尋找什麼符咒會造成什麼結果。
當然,科學家通常沒有僧侶這麼了解法術,更何況他們還陷在自己一套複雜的方法當中,無法自拔呢!

唸咒和畫符基本上沒有很大的差異。醫生給你藥吃也一樣。兩種方法,只要你相信,都有效。只是,其中之一的行使者──當然──永遠不會同意另一者有效。不幸的是,雙方其實根本都不了解法術。法術其實是在一切符咒、方法、公式的後面。

除非你完全不需要符咒,否則,只要你相信,符咒就有效。
凡事皆是自發的。你自己是自發的,這個世界也是。
它後面的一切原理無非都是法術。萬事萬物後面和當中的存有,就是法術。 



 身體和生命 

你的生命包含了各式各樣的自由。你一生可能擁有的自由,也都要由你的生命而來。

有的人花了很多時間作賤身體,假裝自己只有心,或者認為只有心是重要的。有的人幾乎完全忽視身體,為的只是希望自己比較有「靈性」,希望自己「比別人好」。這就好比一隻小鳥想要飛得比別的小鳥快,卻一直不肯用翅膀,或假裝自己沒有翅膀是一樣的道理。這隻小鳥絕對沒辦法飛到天上。當然,小鳥絕對不會想這種蠢事,所有的生物都比人聰明。

事實上,不論什麼時候,只要你碰到問題,觀察動物都是很好的方法。

牠們自在的處於自己的自由當中,一點都不擔心自己有什麼局限。貓狗就可以教你很多東西。

貓就很享受它的生命,你也應該享受你的生命。蒼蠅在天花板嗡嗡的飛,牠也很喜歡自己的實相,在其中享受牠的自由。如果牠去想什麼自己到底會不會飛----嗯,它就會馬上摔下去,至少飛行的速度會慢下來,於是就逃不過你媽媽的捕蠅器。

所以,想從作賤身體修得虔誠,良善,美好,實在沒有什麼意義。

事實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王國。你的身體是地球的一部分,而這一部分真的完全是你的。

你的一生,任誰都無法奪走。這一個地球的部分,非常活躍,完全屬於你自己,不屬於別人。
就某一方面而言,你這一部分是這個行星的一部分,從活生生的地球質素生長出來,完全就是因為你,不是別人。

所以,你怎麼對待自己的身體很重要。

而且,你並不是活在身體當中,而是靠身體而活。這意義不一樣。你在其中流動,通達每一個部分。

你的身體是你的魔幻國,你的意識心好比其中的君王。

好的君王很有愛心,會給百姓自由,讓他們在這個國當中自由來去。所以,比較起來,你的感情、意念、欲望,就是你王國的百姓。所以你應該善待自己的感情,然後你,還有你的王國,就會興盛。但是有的君王變成了獨裁者,制定了種種不可理喻的律法、禁忌。這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王國的子民的緣故。

只要你是好君王,自然就知道自己的王國是好的王國,自然就不會害怕自己的子民.....關注自己的意念、感情、欲望....你就會鼓舞它們。你,還有你的身體,就會擁有成長與興盛所需的一切自由。 



 神力與一首蘇馬利歌曲 

這裡有一首蘇馬利歌曲,能夠幫助你重新想起自己是一種喜悅的存在。

蘇馬利歌曲是專門對你的平常自我和魔幻自我講話的歌曲;所以當然就是喜悅之歌。但是這種喜悅之歌不是象徵,不是記號,也不是符咒。因為這些東西是非常詭譎的。譬如,如果你認為你的法術是來自於某一勳章、十字架、項鍊,而你卻失去了你的這些幸運物,那麼你就會遭遇到覺得自己已經失去法術的問題。這樣,你就會一輩子一直追尋法術。

又如果你認為符咒能創造法術,那麼,你並不會因此而很平安。既然沒有人能夠絕無差池,所以你也可能會忘記咒語。更何況,凡是相信符咒的人都很善妒,很會保護自己,常常以為只有他們有那種「神力」。所以如果你想學,你就得接受一些考驗,以證明你的勇氣,而且,你還要承諾遵守戒律,證明你配擁有「神力」。

同理,這一切都很愚蠢,因為花、鳥、青蛙等等也都有這種力量,而且不需要證明給誰看,不需要接受什麼考驗。

所以我們這首蘇馬利歌,只是一種用來提醒你的東西而已。

這首歌已經從內心的語言翻譯成你能夠了解的語言,但是法術依然存在於譯文當中,沒有消失。要是你可能就要忘記自己的生命是喜悅的生命,在這種危險的當口,它就會喚醒你的記憶。當然,你也可能會忘記這首歌。但是縱然如此,你也只是失去了一個提醒你的好東西而己,是很可惜,但不會因此而認為自己的法術已經隨著記憶的消失而消失。

只是,我希望你要永遠記得:你的生命是喜悅的生命,你就是你的法術;

你不必向自己或什麼人證明什麼,就可以擁有這種法術!

我們的蘇馬利歌是這樣的:
我的心是百合花瓣上的青蛙,獨自,了然,但絕不孤獨。
我的心翠綠又光輝,在百合花瓣的意念間跳躍,從不滑倒。
我的心坐在我存有的池邊微笑著,從早到晚絕不需要時鐘,卻知道時間。 



 蘇馬利時間 

有時候,有些時刻會成為開放的管道,另外一種時間就會從其中出現。這種另外的時間叫做「內蘇馬利式的非時間」。在這種時間裡面,一切事物都很神奇。它的一小時等於一般時間的好幾天。這種蘇馬利時間,你可以一眨眼就學會東西,在一般的時間卻要好幾年。那種頓然的領悟,像新鮮的水果一般甘甜,等著你摘食。

這種蘇馬利時間是一種很特別的時間之心,其中包含了時間真正的意義。

同理,這種非時間的蘇馬利時間永遠都是光鮮新穎的。這種時間包含的奧秘之所以是奧祕,完全是因為知道有這種光輝時間的人太少了,尤其是這種時間根本就存在於一般人所知的時間中。

然而,一般的時間總是很多小時加上很多分鐘,你如果完全活在那樣的時間架構中,做事情就需要很多時間。但是靈感就不一樣。靈感發生於一種時刻。在這種時刻當中,法術輕易的就從這個世界跳到別的世界。

每個人都有鑰匙可以進入蘇馬利時間。你只要用它就對了。你可以在一般時間之內寫作,畫畫,學東西,或者只是非常快樂的過十分鐘,可是在蘇馬利時間,卻已經等於一個小時。

當然,蘇馬利時間和地球時間是合在一起的。我承認這一點很詭譎。
地球時間來自於蘇馬利時問。但是我們把地球時間切割得太細了,因此已經忘記時間其實本來是完整的。

因此,既然都用「時間」這個名詞,我們就說蘇馬利時間是完整的時間。我們以後不會再用這個詞,可是現在我們的遊戲就是要認出蘇馬利時間,並且好好的利用這種時間。

如果時間是果實,蘇馬利時間就是這種果實的汁液和精髓。如果時間是節慶,蘇馬利時間就是聖誕節。

有的人偶爾闖進了蘇馬利時間的一角,就很高興。可是他們大部分都不懂得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然而這個地方卻一直都在那裡。

即使你擁有很多很多時間,只要種類不對,你連一分鐘的蘇馬利時間都不可能擁有。因為,很奇怪,蘇馬利時間就是地球時間的另一面。我的意思是,譬如,十一點會突然的透明起來,表面上,十一點還是十一點,但其實底下卻是另外一種東西,而且你還能夠看過去──也就是──看透時間。 



 起始 

說什麼事情起始如何,說什麼「太初有道」等等,都是騙人的。
因為,當初上帝無中生有,創造山、海、大地,
以天為旗宣告宇宙的開始,由氣海創造生命時,並沒有什麼正式的「起始」。

起始有太多種起始。我們這裡的「起始」只是你進入的一個。這種「起始」很像作夢從中途作起,醒過來以後一直在想怎麼一回事一樣。作夢,夢中的事物常常同時發生,然而又好像有頭有尾-----有過去,有現在,有未來-----宇宙就很像這樣。你一定會覺得奇怪,到底夢的內容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有多久,卻不知道說,你到的時候它剛開始。甚至可以說,其實完全沒有那回事。

譬如,假設你夢見自己進入叢林。你作這個夢時,床角、窗戶、門並不會真的有藤蔓攀爬,也不會有奇禽異獸攀越。可是那一座叢林又好像是真的。這樣說來,它又是來自何方,又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因此,宇宙就像這一座叢林一樣,安然的存在,但是論及最深奧之處,那麼問宇宙何時開始就毫無意義。

宇宙每一天都在開始,每一分鐘,和我們接觸的每一點都在開始。眾神也是一樣。
他們是一種巨大的意識物種,行走的是巨大的精神道路。我們這個世界從來不會出現過這種路。

宇宙眾神在每一個地方,每一個點同時開始。我們的精神實相起自於一顆不可思議的內在聖心。
我們看不見這一顆聖心,因為我們就是這一顆聖心,只是進入世俗,化為個體而已。我們就是神只是經過偽裝而已。 



 方法 

(七號說「這一章雖然短短的,卻非常重要。所以崔娣,妳要注意聽;不管是誰,凡是有在聽的,都要注意聽。」)

關於技術,整個的要點在於你需要一些方法,讓事物來為你做事。
這時你該做的就是放手讓事情自己進行。這樣它們就會自動的為你「做事」。

如果你忘了這一點,你就會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方法-----
然而就是行不通,因為,只有你放手讓它去才可以,因為只有自然和你的天性做起事來效果最好。

想研究這件事,你最好是觀察那些你做成功的事情。
你會發現,就是因為你放任自己自然為之,因為你自然的傾向那個方向,所以你就做對了。

反過來說,如果你失敗了,你會發現,你其實一直做得很辛苦,一直在找新的方法,希望成效比目前的方法好而真相是,不論什麼方法,其實方法就是障礙。

因為,自然是不用方法的。自然「做事」,只因為它是自然。

「方法」事先就設定了對立的一面,不管你做什麼事都一樣。「方法」只表示你認為自然不會自然而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