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16

療癒遊戲:零極限清理住宅能量

本來沒有要寫這一篇,但又一直在大腦看見,所以就打出來,指導靈說這是要給某一部分的人看的,叫我只管寫出來就好。


之前就一直聽過零極限,但查了網路就只有唸那四句話而已,覺得很扯,這樣就有用嗎?後來就忘記了,我沒有放在心上,現在回想其實我一直在看到零極限的事物,可能不適合當時的我,我一直在用其他方式清理,但仍然有些事物卡在那裏,然後我在圖書館看到零極限的書,我之前都不知道有書,翻了一下又覺得好累又要清理,我又放回去,一星期之後,我姊和弟居然借了我沒借的書,在客廳說那本書的內容,好吧!逃不掉,只好認真看,起初很有用,居然可以清楚聽見物件說話的聲音,後來反而比之前更累,好像大量的記憶像灰塵遮住了視野,隔絕了自己與靈之間的連繫,我又不想做,效果變差。


可我還是覺得很好奇,才明白我沒有弄懂零極限,不是只單純唸這四句話而已,而是要對自己所有的世界付起百分之百的責任才有用,這和我過去一直看到的《與神對話》說:「外在世界是內在世界的投影」吻合,而且一個人就夠了,當我愈明白愈覺得有趣和有用。


假如放了一個記憶「錢不夠用」在腦袋裡,我們會產生兩種狀態:1.負面地順著那記憶害怕恐懼又創造更多這個記憶相似的情境,認為那記憶是真的。2.正面樂觀地對抗那記憶,壓抑或者忽視那記憶帶來的恐懼,告訴自己那是假的,逼自己不去害怕,要自己更正面吸引更多更大更好的人生,可是卻壓力大到不行。這兩種我都經驗過,而零極限做的是抽掉那個記憶,回歸零狀態,我覺得這正是我一直在找的答案。


我們並不知道真正創造問題的是哪些記憶,當我只是針對自己的問題清理時,先清理到的是住宅,我一直在清理別的地方卻沒有想到自己住的地方,我先巧合愈到一個抗日的碑文,上面說明桃園的歷史,小時候常常拜的義民廟忠義堂,卻壓根不太知道那些廟的根源,那是日據時代客家兵對日抗戰的歷史,小時候常覺得我們家和隔壁不同,隔一道牆我們家卻特別冷,連夏天也如此,曾做夢夢到有一口井裡面很多人死掉,那口井就在我們家一樓,我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人,看了那碑文才明白他們一直在告訴我抗日的事,這裡有生離死別有殺戮暴力的記憶,所以我們巷弄過去也有家暴的狀況。


零極限說在做那些事的人只是被記憶所控制,跟著記憶行為,就算那群人離開了,後面來的人也會被那記憶影響做出相似的行為,所以要清理的是那記憶,而這記憶不在外面哪裡,在我之內,因為外在世界是內在世界的投影,這很重要,是我內在暴力衝突的記憶投射在我住的地方,出現問題的地方只是需要愛而已,對這個記憶的資料以這種姿態釋放,盡量不期待不控制不評論對錯不分析,只是單純釋放清理那記憶,結果是我家變暖了。


這是件相當有趣的體驗,我覺得自己好像重新認識自己住了好久的地方,而且開始真正懂了物件真的有生命,與神對話說組成你和組成桌子椅子的成份是相同的,日本傳統文化認為什麼東西都有神,如果每個人可以聽見物品植物動物場域建築的聲音,我們就會創造不同的世界。


指導靈說只要一個人改變,世界才會真正改變那個人是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