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2016

地球盟友-Cobra【2016年12月20日 訪談 by Lynn】

Lynn:Hi, Cobra,歡迎來到20月的PFC採訪。
對我們來說今年是有趣的,揭示的甚至是震驚的一年。
我想今天給你一個機會總結一下2016年我們作為一個行星取得的進展。
Cobra:今年還沒結束,在這之前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
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在進行,這些事情一定程度上能改變對今年的看法。
Lynn:即使還剩下10天?
Cobra:是的,10天。
Lynn:噢,好的。
Aaron:Cobra,我是Aaron,這個星期我來代替Richard。
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本傑明.富爾福德這個星期報告說大衛.洛克菲勒和納撒尼爾.羅斯柴爾德上週已經被殺死。
你的消息來源能否證實這件事?
這些事件發生在什麼地方?
Cobra:不,實際上這些人或者其他陰謀集團成員被暗殺或者逮捕的謠言總是突然出現。
當它真的發生的時候將會是非常接近突破的時刻,當它更多地發生時將會有主流媒體報導。

Lynn:所以我們會在主流媒體上得到這些消息?
Cobra:主流媒體或者可靠的另類媒體,將會有不可否認的證據支持他們的說法。
Lynn:有報導說Echevarria主教在12月12日肺炎發作後去逝了。
你的信息來源能否確認這個消息?
他是自然死亡嗎?
由於他的去逝天主教會是否出現其他分支或者人士?
Cobra:我的消息來源不能100%確定這件事,當然這對天主教會造成一些影響但不嚴重。
他們有很多人進行著他們的議程。
Lynn:他是主業會[Opus Dei]的領袖,所以我們覺得..
Cobra:主業會是教會裡一個非常強大的機構,但不是最有權力的一個。
這個情況下領導人只需找其他人代替,所以不會對教會造成重大轉變。
Aaron:Cobra,能不能告訴我們丹佛機場發生了什麼?
Cobra:不止在丹佛機場下面,整個丹佛附近的地區現在是焦點,我會說半秘密半公開的衝突發生在各個派系之間,其中一些派別屬於陰謀集團。
這場衝突通過另類媒體突如其來地報導出來。

這次衝突只是大轉變的一個方面,或者是為接近「事件」時將會發生的最後行動的一次大預備。

這個衝突還不是決定性時刻或者最後一戰。

Lynn:Corey Goode和David Wilcock一直強調正面的「地球聯盟」已經決定與「黑暗陰謀集團以及其他秘密辛迪加控制團體」談判有關人類無法接受全面揭露的問題。

根據他們所說:由於「情緒上的震驚」,全面揭露會引發全面混亂,所以他們「共同地」同意並且決定進行一次「局部和受控」的揭露,這個過程將緩慢地進行並用很多年時間,甚至是一兩代人,直到最終的全面揭露。

如果那些兇殘的精神病人控制著我們的行星和秘密太空計劃,一直到知道著所有事,為什麼我們這些無辜受害的人類沒有權知道真相?

Cobra:我無法確認這些主張,而且也不同意。

人類是更有能力並且準備接受全面揭露的。

相比局部揭露,人類更準備好接受全面的揭露,
因為局部揭露帶來思維悖論,造成精神緊張,而全面揭露帶來清晰明瞭。

那些不支持全面揭露的派系不是光明勢力的。

光明勢力的計劃是盡快的,盡情況所允許的,不會造成陰謀集團報復而引發嚴重後果的無條件全面揭露。

我會說全面揭露是這裡唯一的議程,其他都是不可接受的。
我不會把David Wilcock或者Corey的主張看作他們支持局部揭露,所以我無法評論。
Aaron:Cobra你認為金錢,今天仍然存在,在這個行星上它是豐盛的工具還是奴役的工具?
你覺得金錢仍然會存在10年嗎?
如果不是,能不能解釋一下原因,或者有什麼將會取代金錢?

Cobra:我不能談論時間線或者時間估計。

我只會說「事件」後金錢很快被廢除,因為首先我們有非常先進的科技,用複製機器物質化我們所需的一切,其次人類的靈性覺醒程度會到達不需要金錢的那一點。

所以我會說「事件」後很快會發生,但「事件」前不可能。
Lynn:就好像「事件」後馬上就有揭露一樣?
Cobra:大揭露和「事件」是共存的。
當「事件」脈衝來到時,同一時刻主流媒體就會得到那些信息,揭露將會在「事件」後非常快速地升級和加速。
Lynn:「事件」後地球多久能被接納為一個正式的「N3行星」/銀河社會成員?

需要用一代人或者更短時間?

Cobra:比那更短的時間。

Aaron:關於「事件」的那個即將到來的「(中央)太陽脈衝」有什麼最新的消息?
有什麼是我們需要了解的?
Cobra:網上有很多謠言說幾天內「事件」就會發生,這不是真的。
我們還沒到那個時候,這就是我能說的。
我不能證實那些謠言,因為它們都沒有事實根據。
關於「事件」的時間估計,我已經說了我能說的。
Lynn:關於那些國家元首,王室成員或者其他重要人物最近到訪南極,你有什麼信息?
Cobra:他們沒有太多人去了南極,只有幾個人去。
那裡發生的事情是陰謀集團和一些分離文明派系之間的秘密會議,關於如何解決大逮捕的問題,因為他們希望在這個轉變中生存下來,但他們沒有找到解決方法。
Lynn:Cobra,南半球有人報告說發現宇宙天體,那是什麼?
Cobra:他們報導的不是宇宙天體。
人們說看見這個或那個,很多這些聲稱都是沒有根據的。
如果你對那些聲稱進行嚴格的調查,你很快發現那些說法沒有事實基礎。
Lynn:我們一直收到南半球人們的來信,他們說用肉眼就能看見,甚至不需要望遠鏡。
所以他們很關心那是什麼。
Cobra:如果有人發給我一張確鑿的照片,而不是鏡頭的反光照片,我會很高興。
Lynn:有一些奇怪的宇宙活動,比如在南極上空有一些巨大的雲團,奇怪的光,光球和其他驚人的目擊現象。
人們看見的那些是什麼?
Cobra:首先,有很多強烈的大氣現象。
其中一些現像是由於太陽系活動增強,在行星地表發生轉變的結果。
這不只是基於地球的氣象變化。
我會說這是宇宙尺度的變化的一部分,正發生在這個太陽系的內部和外面。
人們看到這些因為光明勢力也在支持那些轉變,以喚醒人們,使他們開始提出問題並找尋發生著什麼事。
Lynn:所以,某程度是揭露的一部分?
Cobra:我會說這是軟性揭露,但不是局部揭露。
局部揭露是其他不同的東西。
軟揭露是光明勢力在那些非常不利的條件下盡可能為我們帶來的揭露。

局部揭露是黑暗勢力扭曲以及輿論導向的揭露,用某種方式指鹿為馬。

他們想免於失敗但這不會發生。
Aaron:現在X行星在什麼地方,它現在的目的是什麼,與人類的未來有什麼關係?
Cobra:X行星和以前一樣在同樣的地方。
它環繞在冥王星外,仍然會在那裡。它不會接近地球。
它是解放地球的抵抗運動的家鄉。
Lynn:是不是有一個人工智能AI控制著大部分的天龍人和蜥蜴人種族的行動和行為?
Cobra:某程度上是,但我不會說他們控制著它,我會說有一種共生關係....我應該這麼說,奇美拉[Chimera]用AI控制天龍人和蜥蜴人。
Lynn:是否有一個人工智能控制著我們世界的各個政府,金融系統和股票市場?
Cobra:某程度是。
Lynn:你是否同意AI是奇美拉[Chimera]的人工智能網絡,或者說它以一個獨立的電子實體形式存在?
Cobra:不是獨立的,它總是要與一個有機實體連接。
Lynn:移除奇美拉[Chimera]帷幕包括全面揭露嗎?
Cobra:是的。
Aaron:現在天龍星人和陰謀集團帝國仍然在其他太陽系或者銀河系製造麻煩嗎,還是說他們已經被包圍在這個最後的堡壘中?
Cobra:他們被控制在這裡。
Lynn:12月19日選舉人團投票後川普已經確定成為第45任美國總統。
他聲稱是「反建制」的,但他仍然選擇和任命那些CEO和猶太復國主義者進入他的內閣。
你有什麼評論?
Cobra:我想我已經回答過這個關於川普的問題,他背後有什麼人。
我會說事實勝於雄辯,從現在開始幾個月內你就會看見他是怎樣的總統。
我不會給予任何猜測,只需拭目以待。
Lynn:你覺得他會全面為光明勢力工作,有這樣的傾向嗎?
Cobra:他有一些潛在可能性,但我不會過於樂觀。
Lynn:最近出現了一個叫Steve Pieczenik的先生,他是與光明勢力合作的?
Cobra:是的。
Aaron:陰謀集團用了很大的力量,包括全球各個政府通過法律打壓和審查所有另類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的「真新聞」,把它們標籤為「假新聞」。
最流行和最有意義的另類媒體網站和社交媒體網頁現在都受到嚴重審查的影響,包括那些與PrepareforChange.net有關的網站。
抵抗運動有什麼計劃反制陰謀集團這種阻止傳播真相的企圖?
Cobra:實際上這個可悲企圖將事與願違,因為當那些只看主流媒體的人了解到所謂「假」新聞的時候,他們想找出這個「假新聞」是關於什麼的,所以他們開始搜索另類媒體,尤其當所謂的「假新聞網站」名單出現在主流媒體上的時候。

這是另類媒體網站的免費廣告,給他們帶來更多流量。
就好像總統選舉時川普得到了很多宣傳,很多反對他的人免費給他做宣傳,這是他成功的關鍵之一。
Aaron:對我來說這就好像搶先一步告訴人們不要相信他們將會聽說到的事情。
這場「假新聞」戰爭只是為了說服大眾不要相信以後的大揭露?
Cobra:實際上他們很清楚另類媒體在各個方面的力量。
但再強調,他們無法阻止這個過程,他們只是把更多的人帶給另類媒體。
Lynn:在國際執法和情報機構網絡裡有一支力量開始逮捕虐待兒童,非法交易和戀童的歐洲高層人士。
儘管美國在抵抗這些逮捕,說那些證據是「假消息」。
你是否認為美國的執法部門會攔下這個對大人物的逮捕行動。
Cobra:這是不能被停止的。
再次,它可以被拖延,但到了某個時候光明勢力將會有如此大的力量讓那些逮捕繼續進行和升級直到「事件」。
Aaron:我們作為有主權的個體,什麼時候能物理地召喚我們的靈性指導和太空兄弟而不受到黑暗勢力的追殺?
Cobra:在「事件」後。
Lynn:「事件」後那些實際來到指導和幫助人類的主要守護者ET種族,他們的名字是什麼。

Cobra:首先當然是昴宿星人,然後有天狼星人、仙女星人、大角星人和其他一些不那麼知名的種族。

Aaron:既然Yaldabaoth的等離子影響消失了,那些夸克炸彈的情況如何?
有沒有可能更安全地清除植入物對人類的控制?

Cobra:誰說它消失了,還沒有。
Lynn:它是減弱了,是嗎。
Cobra:是的。
Aaron:土星衛星矩陣是Yaldabaoth的能量來源嗎?
Cobra:不是。
Lynn:關於普京有很多互相衝突的報告。
一些情報來源說他很久前死了,現在是幾個長得相似的人來代替。

同時其他情報發言人包括你,說他還活著,並且非常積極地為光明勢力工作。

你能否詳細談談為何本傑明的CIA和NSA聯繫人告訴他真正的普京很久前就死了?

Cobra:現在不是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這是敏感信息。

Aaron:12月26日來到地球的伽瑪波和「事件」的是一樣的嗎?

Cobra:再次,我沒有說過有任何伽瑪射線在26、27號來到地球,而且這也不是「事件」。

Lynn:你說過正面的外星人不允許全面核戰或者第三次世界大戰。

在這兩者之間,是否意味著小規模有限的核衝突是允許發生的?

光明勢力有沒有計劃阻止任何這類型的核衝突?

Cobra:他們會盡可能阻止所有重大的核衝突,但正如你看到在過去有過一些有限的交易,有限的核武使用。

至於這個問題,像廣島原爆那種是不能容忍再發生的。

Aaron:最近歐巴馬簽署總統行政命令,讓美國政府預備基礎設施會受到「即將來臨的太陽耀斑的破壞」,我們假設他說的是「事件」。
這是否意味著我們的iPhone和電子設備在太陽脈衝或者「事件」的時候將不能運作?
你認為我們要怎樣應付這個情況?
Cobra:「事件」和太陽脈衝,或者我應該說電磁脈衝EMP不是同樣的東西。
光明勢力不認為「事件」中會有電磁脈衝。
電子設備在「事件」發生的時候預計會正常工作。

Aaron:「事件」是否影響太陽系裡所有存有和生命形式?
如果是,如何影響。

那些生活在地表之下的種族如何體驗「事件」?

Cobra:是的,「事件」將影響到整個太陽系的所有存有。

那些行星地表下面生活的存有將會舉行一次重大的慶祝。

Lynn:非洲黑人的地外起源是哪裡?

Cobra:我會說在每個種族裡,都有一些人有著一半的外星起源。
絕大多數有著地球起源的人一般都是地球人,但我會說所有種族在過去的基因建設,基因發展中都有過幫助,包括黑色人種。
Lynn:作為全面揭露的結果,黑人期望能得到什麼。
Cobra:首先非洲的情況將會極大地改善。
多年來非洲的情況非常緊張,尤其是蜥蜴人種族把非洲作為主要基地。
現在陰謀集團在過去幾十年把非洲當作資源,所以「事件」將會是對非洲以及生活在那裡的黑人是一次巨大緩解。
Aaron:能否告訴我們天龍星人用什麼樣的靈性科技或者以什麼過程讓他們以人類形態出生?

Cobra:我想你問的應該是傳送艙或者我會說化身艙,他們把自己的靈魂本體[soul essence]投射到一個肉體。
在過去他們大量擁有這項技術,但現在只是非常有限的程度。
Aaron:一個有天龍星人意識的人類是不是人類混血的複製科技的結果?
Cobra:大多數不是。
Lynn:菲德爾.卡斯特羅是不是黑暗勢力的人?

Cobra:是的。
Aaron:能不能給我們舉例說說一個揚升文明的教育制度是怎樣的。
Cobra:那不是我們在這個星球上所理解的教育制度。
更多是通過靈魂的一種靈性的傳遞,因為靈魂有能力達到更有效和更快的理解。

在其他更先進的文明裡,人們不需要像這個行星那樣去學校讀書。
他們有內在的靈性體驗向他們揭示現實的本質,他們也有更高的靈性指導在自我的學習過程中提供幫助。
Lynn:昴宿星人是不是在正面時間線上未來的人類版本?
Cobra:不完全是。
昴宿星人不是未來人類的版本,他們是一個真誠的種族,幫助人類朝向一個相似的原型發展。
Aaron:美軍是不是在阿富汗的洞窟向住在裡面的古代巨人開槍,那裡是不是有UFO基地?
Cobra:我無法確認這個信息。
在另類媒體上有很多事情的猜測,其中一些確實是假消息。
Lynn:阿富汗有沒有外星人基地?
Cobra:是的,有幾個基地在阿富汗。
Lynn:是否有不同的種族存有佔據這些基地?
Cobra:是的。
Aaron:這是關於金融的問題:重置後每個人都會得到相同的金額或者根據年齡,國籍或者其他因素有所不同?
Cobra:是的,分配會所有不同。
每個人都得到一定的金額,然後有額外的金額給予那些有功勞的或者有使命需要用到這筆錢的人。

Aaron:你提到資金的分配僅僅是一個後勤問題。
這些資金是不是直接通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分配?
Cobra:將會以最有效的方式分配,並且取決於到時人類的意識和反應。
Lynn:Cobra,金融系統是不是隨時崩潰?
Cobra:還沒到那個時候。
Lynn:這個人說,我看到東西方黃金價格的差異在拉大。
這是不是一個線索?
Cobra:還不是。
東西方金價有一定差別,但差距沒有大到引人注意。
Aaron:關於敘利亞你有什麼新的消息?
Cobra:沒有。
有一些事情正在準備,但我們還沒完成。
Aaron:上周大約有14個領導人,包括至少1人來自美國,1人來自卡塔爾,幾個來自沙特,這些一直在領導IS叛軍的人在阿勒波的一個地下碉堡裡被敘利亞軍方抓獲,這是不是真的?

Cobra:是的,他們其中一些人被抓住。

Aaron:那些人會怎樣?
Cobra:這要看他們的表現如何。

Aaron:關於敘利亞五角星地區的任務進展的如何?
Cobra:有一些進展同時也有一些得失。
光明勢力佔據了阿勒波,但失守了巴爾米拉。
我現在不能說出他們失去巴爾米拉的原因,但我可能很快就能公佈,要視情況而定。
他們失去巴爾米拉,其中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原因。
Aaron:我們是否應該重新開始冥想古哈拉夫陶器在整個敘利亞五角星地區旋轉?
Cobra:是的,很推薦這麼做。
Aaron:關於中國歷史:有一些關於洪門的問題,它是一個中國秘密社團。
能否告訴我們洪門和共濟會有沒有關係?

Cobra:實際上一些人稱他們為中國共濟會。
他們不真的是共濟會,但他們是一個秘密社團,或者我應該說基於共濟會模式的半秘密社團。

那些團體既有正面也有負面。
並非大多數人,但其中有一些人和龍族有關係,而他們也不是龍族。
Aaron:給我們談談他們的理念,他們的思想和諾斯替教義有沒有聯繫?
Cobra:我會說少部分的洪門團體有諾斯替的理想,但也許更多是一種兄弟手足情誼和支持。
實際上世界各地的海外華人在一些不友好的環境中以此互相支持。
Lynn:這裡是世界政治問題,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是不是開悟的人,或者得到光明勢力的指導?
Cobra:不,他不是。
Lynn:前總統費迪南德.馬科斯仍在世嗎?
Cobra:沒有。
Lynn:馬科斯和白龍會或者中國的正面龍族有沒有關係?
Cobra:他與某個龍族團體有聯繫,但我不會說出那個名字。
Lynn:這個部分最後一個問題:他與那個被稱為祖父[Grandfather]的人有什麼關係?
Cobra:我會說他從祖父那裡獲得一份特許狀[charter]。
Lynn:現在,馬科斯在另一邊有沒有角色?
Cobra:還沒有。
Aaron:下面是關於光明勢力的問題:光明勢力是否打算盡可能長時間地維持這個現狀,或者在某個時間作出決定讓這個過程自然地繼續,而不再長時間等待數十億人可能會或者可能不會做好準備?
Cobra:光明勢力不是等待在人們做好準備。

他們在等待非常危險的外星武器被拆除,然後按下(事件)按鈕。

Lynn-在抵抗運動裡那些投身於解放事業的人,他們如何得到尊重?
Cobra:你能否問得具體一點?

Lynn:我想這個人是想問那些和抵抗運動一起但迷失了的人,他們如何獲得尊重?
Cobra:他們不會迷失方向。
他們能夠再次轉世或者用一個複製身體。
所以這跟地表的情況不同。
Lynn:能否召喚光明勢力阻擋NSA或者其他黑暗勢力監視我們的通訊?
Cobra:是的,這是有幫助的,但現在我會說沒有電子通訊是100%私密的。
Aaron:我們在睡眠的狀態下能做什麼或者幫到什麼?
Cobra:那些真的想在睡眠狀態下幫助光明勢力的人需要學習做清醒夢[清明夢,luciddreaming],當他們掌握清醒夢後他們就能接觸更高層面的光明勢力,如果他們知道如何做的話。
Aaron:執政官是否影響到我們夢境的內容?

Cobra:不幸地,是的。
Aaron:我越多地祈禱和整合對於我是誰,我內在的神性的理解,我就會做越多的噩夢,為什麼?
Cobra:因為執政官會嘗試攻擊那些在光明中強大的人。
Aaron:我們能否用肯定的陳述[affirmation]來重新編排我們的思想和行動,比如「我是同情,我是快樂,我是合一的孩子」。

Cobra:肯定的陳述不會重編思想。

它有助於把短暫的注意力重新聚焦於正面,但不會神奇地轉變了你的思想。

Aaron:這個人問:應不應該在夜晚睡覺前這麼做?

Cobra:如果你希望的話,可以在睡覺前這麼做,這能幫你更容易和更好入睡,某程度也幫助你更多地聚焦於正面。
Lynn:下面的問題關於女神能量。
在2014年5月的文章裡你提到抵抗運動很多女性成員住在外太陽系一些天體裡,把它們作為銀河中央太陽的女神能量的中繼站。
第一個問題是這些這些女性成員仍然把那些行星天體作為中繼站嗎。
Cobra:是的。
Lynn:我們能做什麼把這些能量錨定在地球上。
Cobra:只要在冥想中與她們連接,尤其是在實體聚會的集體冥想中,與那些天體上的存有們連接。
Aaron:關於銀河中央太陽,有個人問:一個壞人有沒有可能是曾經被帶到中央太陽重新開始的人?
Cobra:是的。
Aaron:這個時候一個人的高我是否與低我分離,再次去指導低我或者較年輕的自我?
Cobra:你指的是什麼情況?
Aaron:關於那些被帶到銀河中央太陽的人。
Cobra:當人們被帶到銀河中央太陽,低我(小我)和高我都被分解了,這是那個存有存在的終結。
Aaron:如果一個非常邪惡的人去了銀河中央太陽,他/她的雙生靈魂會發生什麼?
Cobra: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並且其中一個更大的難題。
實際上可以發生的是,那個雙生仍然存在,它繼續存在並需要等待不論幾百萬年還是幾十億年,等到另一半再次進化並通過所有過程再相會。
Lynn:好的。
我們這個月有幾個靈性有關的問題。
你提到人們丟失了他們的靈魂臨在。
他們是通過生生世世逐漸地丟失,或者是最近那次執政官入侵的結果,或者是通過其他方式?

Cobra:正如你所說,經歷多個世紀後他們逐漸地丟失,尤其是上次執政官入侵以來。

靈魂連接的損失非常嚴重。

Lynn:所以上面所說的都有影響?

Cobra:是的。

Aaron:人類朝著更高的層面進化,並有著一個靈魂。

當人類轉變成開悟的存有,將會有光之身體,我們是否仍然會有靈魂,或者靈魂會在某個時候回歸源頭?

Cobra:我們將成為那個靈魂本身。

Aaron:什麼時候靈魂將回到源頭?

Cobra:當我們在這個維度和這個宇宙裡的進化完成之後。

Lynn:這個人問:我上了年紀,沒有太多時間了。

對於我的靈魂最好的目的地,Cobra有什麼推薦?

Cobra:最好用這段時間盡可能地與光連接,與自己的高我連接,讓你的高我在這個過渡過程中指導你。

Lynn:他繼續問:我能否選擇去昴宿星或者5D地球,或者我會到其他地方?

Cobra:「事件」之後可以,但之前不行。

Lynn:如果我們的靈魂來自第6維度或者第6個意識層面,為何我們死後仍然冒著被誘捕的風險,而不是直接回到高我或者源頭。

Cobra:因為當你死後你還沒有完全地轉化你的人格,你仍然有依戀並且受制於這個行星的延伸至物質層面以外的隔離狀態。

Lynn:我應該怎樣觀想,確保我的靈魂能安全到達要去的地方?

Cobra:正如我所說,最好的是連接你的靈魂,並且當你仍然在世時,你可以連接在另一邊的靈性指導。

當轉變發生時,那個連接將會是不可打斷的,指引你通過這個過程。

Lynn:他繼續說:我能否作為一個大人繼續生活,或者必須從一個嬰兒開始?

Cobra:如果他問的是「事件」後的下一次轉世,那將會有其他選項。

Lynn:這個人說:有人告訴我熾天使負責在復活之前監護我的靈魂,我能要求它的保護嗎。

Cobra:如果你感到受指引,你可以這麼做。

Lynn:最後的問題:有沒有一個Mansion World。(注:出自《地球之書》,人死後去的地方)
Cobra:實際上所有維度或者層面都是Mansion World。
這只是定義某個造物層面的一種表達。

Aaron:你最近提到奇美拉[Chimera]無法讀取個人的思想,但你能否詳細談談誰能或者誰不能讀取別人的思想?
Cobra:奇美拉[Chimera]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讀取到個人思想,但當你的個人思想的振動頻率超越了一定水平,他們就無法做到。

Lynn:有沒有全身金色的女天使?

Cobra:是的,存在著這種存有,不只一位。
金黃色並有著這種特別顏色的頻率的能量,這是存在的。

Lynn:這群天使在歷史事件裡有沒有任何角色?

Cobra:是的。

Lynn:她們的目的是什麼。

Cobra:帶來保護,靈感啟示和光明。

Aaron:多年來斷斷續續地我偶然會看到藍色的閃光,有不同的大小和持續時間。

甚至在我閉上眼睛時也能看到。

我知道這是某些靈性方面的東西,我知道其他也看得見這個「藍色光圈」的人。

你是否知道這來自什麼能量?

Cobra:這個問題不在我的知識範圍裡。

Lynn:這個問題關於揚升大師和天使:有些信息說所有大天使都是路西法的各個面向。

因此我們不應該與他們接觸和尋求任何幫助和保護。

你能否評價一下?

Cobra:這完全是胡說八道。

Aaron:當兩個意識的球體相交形成一個Vesica Pisces(注:兩個半徑相同的圓相交部分形成的魚鰾形狀)時,是不是一個球體是男性,另一個是女性或者兩個球體都包含兩種能量。
Cobra:實際上在靈性層面,每個人都有兩種能量,當靈魂向物質層面投射或者接近物質層面時會極化為一種或者另一種能量。
Aaron:這個人問為何Vesica Pisces在神聖幾何中這麼重要。
Cobra:因為這是門口。
Lynn:Cobra,從碳到鑽石的轉換是否能推論到以3維碳為基礎的人類身體轉變為5維的水晶體?
Cobra:是的,這是相同過程的象徵性。
Lynn:章魚[Yaldabaoth]和北埃塞俄比亞修道院[Waldeba]以及猶大之獅(埃塞俄比亞國徽)有沒有關係?

Cobra:不,我會說至少沒有直接關係。

Aaron:誰創作了《吠陀經》?

Cobra:這是亞特蘭提斯失落後由印度的高度靈性發達的人所創作,但後來那些經文在過去幾千年被執政官扭曲。

Lynn:瑣羅亞斯德,羅摩,克利須那,佛陀,耶穌,穆罕默德,Meher Baba這些人是(某些存有的)替身還是高密度的存有?
Cobra:他們極少人是用替身。

其中一些人是高度進化的存有,一些人不是。
Aaron:你對克利須那神有什麼看法。
他真正身份是誰,他有什麼影響?
Cobra:他來自天狼星系,他的使命是給人類帶來啟蒙。
Lynn:誰給我們命理學的知識?
Cobra:命理學是其中一門古代的靈性科學,在亞特蘭提斯時代被人熟練掌握,我們現在的命理學只是亞特蘭提斯洪水之後保存在神秘學校的一塊碎片。
Aaron:為了揚升,我被告知必須平衡和清理脈輪,並且要打開第三隻眼。
有沒有簡單的方法或者要做什麼來完成這個任務?
Cobra:揚升不是平衡幾個脈輪那麼簡單。
揚升是非常深層並且是一個最為轉換的過程,這將需要花上一些時間。
Aaron:在「事件」期間到來的能量潮能否幫助我們平衡脈輪和打開第三隻眼?
Cobra:是的,這將有幫助。
Lynn:DNA有沒有靈性的部分在兩次轉世之間轉移?
Cobra:是的,但不是通過物理DNA轉移。
總是有一部分保留在靈魂精華裡,在下一世重新被創造。
Aaron:一塊磁鐵能否干擾前額的生物芯片信號?

Cobra:很遺憾,不能。
Aaron:磁鐵在冥想中有幫助嗎?

Cobra:是的。
Lynn:鯨和海豚來自哪裡,它們在地球的目的是什麼。

Cobra:他們來自天狼星系,他們的目的是把輕盈和喜悅的能量錨定到行星的能量網格,尤其是通過海洋。

Lynn:他們是否會與人類和地球一起揚升?
Cobra:他們將深入參與到行星的揚升過程。
Aaron:每天早晨我醒來會聽到電的嗡嗡聲,這些聲音好像跟著我。
我在睡房聽到,在我的地下室聽到。我老婆從來聽不到。
隨著我忙起來我就聽不到這些聲音,但當我慢下來又會聽到。
這個現像大約持續了6個月。這是什麼?
Cobra:這是奇美拉[Chimera]控制地表人類的帷幕次聲和超聲技術。
它一直存在。
一些人能聽見,一些人不能。
因為它處於人類聽覺的上下限閥值。

所以我會說次聲是10-50赫茲,超聲在15-20千赫之間。
Lynn:這個人說,我注意到有很多Youtube頻道上傳你的訪問。
在這些頻道中你的採訪裡有奇怪的聲音,迴聲和刺耳的頻率讓我覺得煩擾。
有很多似乎是故意寫錯日期,似乎是想讓聽眾感到灰心。
我感覺這些可能是陰謀集團的虛假信息代理人在嘗試阻止光之工作者。
我在想他們在重新上傳你的訪問裡加入一些潛意識的負面信息。
你同意嗎。
Cobra:我會這麼說,只有我的博客是抵抗運動官方渠道,所以,一切放在那裡信息都是沒問題的。
我無法保證以我名義貼在其他地方的信息,因為一些人在其他一些渠道會改變我所說的,並加以操縱。
所以如果你有疑問,就到我的博客看看我是否有這麼說。
這是我能夠保證的。
Aaron:這個問題關於語言和符號:我們的語言來自誰,或者來自什麼行星的哪個團體?
Cobra:從很多不同的信息來源看,這個行星的語言演化是非常複雜的。
Aaron:我們什麼時候學到我們的語言?
Cobra:自從亞特蘭提斯時代起,這個行星的語言逐步形成。
Lynn:謝謝你今天到來,我們很享受這些訪問。
我們的聽眾期待聽到你的聲音。
Cobra:謝謝你組織這些採訪,讓人們能聽到他們提出的問題的回答。
Lynn:祝你假期快樂,Cobra,我們下月再見。
Aaron:再次感謝Cobra。
Cobra:是的,各位假期愉快,光的勝利!
Lynn:謝謝,光的勝利。
Aaron:謝謝。
Cobra:謝謝,再見。


翻譯:erttq01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