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2017

地球盟友-Cobra【「團結光明」—金魚報告訪談 】

(僅節選Cobra問答)

Louisa: 大家好,歡迎收聽金魚報告,我是你的主持人Louisa。

我們會做一次非常特別的金魚報告-我知道我每次都這麼說,但這次真的是特別的。

這是我們第100期金魚報告,和我一起主持的是英國的Steve。

Steve很高興再見到你。

Steve: 各位好,很高興見到你!

Louisa: ...我們今天的特別嘉賓是Cobra和Kauilapele。

Cobra,非常感謝你今天來到這次非常特別的金魚報告。

Cobra: 不客氣,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100是一個強大的數字,希望今天我們能創造出協同作用。

Louisa: 很好。

KP或者Kauilapele,你想我在今天的訪問中如何稱呼你?

KP: 可能KP是最簡單的..

Louisa: 好的KP。

歡迎你第一次來到金魚報告,歡迎。

KP: 我的第一次,謝謝。很榮幸和高興來到這裡。

我給你看看為這個節目準備的夏威夷禮物。一朵木槿花和一朵五瓣的紫花,這是送給你的一些神聖的象徵。

Louisa: 謝謝。很漂亮。

Louisa: 木槿花是我最喜歡的其中一種花,因為這是其中少數我能在靠海的家裡種的,因為這裡對多數植物來說太多鹽但...謝謝KP,很漂亮。

這集是特別的金魚報告,因為是100期,我們做金魚報告已經2年,嘗試傳播資訊和真相,這總是不容易的。

但我想說,這個訪問上面有我寫個人注釋,因為如果不是今天這三位生先,我可能不會做今天正在做的事。

我開始為金魚報告進行調查研究,看Cobra和KP的博客...從沒想過我真的會做這些並且參與進來。

但看著Cobra和你的博客,你帶來的堅定不移的資訊,還有KP的,你們是不可或缺的..你們建立博客的方式以及你們用很實際的方法來提供資訊,你們描述你們能量的方式看起來都不會讓人驚嚇,換句話說你們兩個帶來的資訊不會嚇人,這給了我勇氣走出來做金魚報告,和Steve一起。

如果沒有Steve我就不會...他總是支持我。

Steve: 我在幕後。

Louisa: 你一直在幫我。

Steve: 是的。

Louisa: 所以我想首先感謝你們兩人,或者你們三個。謝謝你們的工作和影響,因為你們為我保持住光,給我勇氣做這件事,衷心感謝你們。

KP: 謝謝。

Steve: 謝謝,很樂意這麼做。

Cobra: 謝謝,這是令人高興的。

Louisa: 我想從與我們都有關的事情開始比較好。

這是一場資訊戰爭,我確實把它看作資訊戰,我們在節目之前剛剛談過,現在情況有點瘋狂,KP在他的博客上也談到。

你知道Cobra也承受了很多攻擊,我想問Cobra為什麼我們正處於資訊戰,光之工作者團體發生了什麼...我不想稱之為攻擊,但還是用這個說法吧。

Cobra: 我們正在光明和黑暗勢力的銀河代理人戰爭的最後階段。

黑暗勢力當然不高興,因為覺醒是這個解放過程中最強大的一點,所以他們嘗試散播儘量多的虛假資訊,用各種方法削弱我們。

我想這個群體裡大多數人的感知不完全符合現實情況,我會解釋一下。

大多數人認為是有形的代理人滲透到運動裡,這遠不是真相。

更有效的是通過非物質手段影響光之工作者們,用非物質方式,通過標量技術向他們的弱點施壓,於是他們就會做出反應。

他們的弱點正在被利用 ,很多情況是人為設計,我們正在經歷的主要就是這樣的劇情。

我希望每個人都明白這一點,關鍵是意識到我們全部人都被人玩弄。

每個人的弱點都以對群體不利的方式被利用,所以如果你意識到這些,並且能克制過激反應,不要被公開挑釁,整個群體才能受益,並且從過去的錯誤中學習。

Steve: Cobra你說我們的弱點被利用,能不能詳細一點。

是不是情緒上(Louisa-身體上)的人類弱點...

Cobra: 在一些人性當中一切沒有被治癒都是執政官干涉的切入點。

Steve: 是的。

Cobra: 尤其是在這個特別敏感的時間。

尤其是那些在關鍵位置上的人正在被嚴重針對,因為黑暗勢力用符合他們議程的方法操縱人們作出反應。

Steve: 嗯,很有趣。 ......

Steve: Cobra,如果我們在各個層面上受到攻擊,比如KP剛剛提到的...那我們應該如何處理,用什麼方法最好?

Cobra: 有兩個層次。

在個人層面上當你受到攻擊,有很多防衛技巧和方法,其中一種是到大自然裡待一段時間。

第二是做一些能幫助提升你振動的事。

有各種技術,反標量裝置...但我今天要說的那些攻擊是有意引發你內在反應,去挑動另一個人並且執政官會操縱他們的反應從而製造衝突和分化。

Steve: 就像一個扳機,他們在觸發我們...

Cobra: 是的。

Louisa: 我聽Cobra說過其中一個方法是洞察,但要走進內在洞識真相是非常困難的。

你能否解釋一下,因為這很困難...

Cobra: 不是那麼困難。

實際上走進內在可以在各個層面上發生。首先最重要的是與你自己的高我,靈魂的連接,這是我們所生活的時代中最關鍵的。

因為與你高我的連接能拯救,保護和指導你。

它告訴在任何特定情況中你下一步需要做什麼,洞察力從與你的高我連接中顯現出來,並結合你的直覺和受過訓練的理智。

受訓的理智意思是受過教育的,能用自己的頭腦思考,對比,分析,認識。

與你自己的直覺和高我的連接結合起來,這就非常接近洞察。 .......

Louisa: Cobra,我沒有出席過你的會議,但我想你也有幫助教育人們...KP很能連接到內在的那種知曉,意識,高我。

一些人很難做到。我知道你網站上有一些冥想視頻,我想買但由於一些原因沒有這麼做,我們稍後再談這個話題。

但你對於那些想模仿KP的人有什麼建議。

KP向我們展示了他的做法,但人們似乎不得要領。

Cobra: 對每個人來說這是一個個人旅程,所以每個人有自己的途徑...最重要的是聆聽內在的感覺,探索你需要走的道路,然後去實現,你將有所理解。

你將會碰到機遇,總能遇上能夠擴展你的理解的局面,不要擔心這件事不會發生,它總是在發生。

黑暗勢力無法停止這個過程,他們能干擾,減慢這個過程,但無法阻止。

最終你都會坐到司機的位置上。 .......

Louisa: Cobra,KP說到這不是一個3D對話。這是一個我們高維自我的對話,而不是我們3D的自己。

這是一個恰當的描述嗎,你同不同意。

Cobra: 實際上我們沒有一個3D的自我,我們不存在於3D世界,我們的肉體在這裡,但作為存有我們遠不止於此,我們是多維的。

當你覺醒後,你再無法進行一個3D的對話,因為你總是能從一個不同的角度觀察事物。 .......

Louisa: Steve,你看過那本書,我想是...

Steve: David Icke寫的

Louisa: 書中談到戴安娜王妃說過生命頻率,那種頻率創造和生成3D身體。

我們姑且說戴安娜王妃說的是蜥蜴人皇室,這只是她用的術語。

他說他們需要嬰兒肉的原因是當他們分解和老化的時候用來重構身體,那裡面有生命頻率,微電流。

我從來沒在其他地方聽說過。

讓我們從Cobra開始,你有什麼評論,為什麼我們從沒聽說過這些?

Cobra:每個人有他自己的方式描述這件事。

那些微電流實際上是微型漩渦。

這是一個全息圖。

同樣的漩渦結構在DNA層面,細胞層面,原子層面,行星和銀河系層面都有,它互相反射。

所以漩渦的環形我會說是在所有層面,所有尺度上,從點到人,再到銀河系的意識的基本秘密幾何結構。

Louisa: 什麼是生命頻率?

Cobra: 生命力是意識,它能用各種方式反映出來,它能體現或投射到各個維度,能投射到一塊礦石,一隻動物,一個人類,一個天使,一個太陽系,都是生命在探索自身。 .......

Louise: Cobra,一旦"事件"發生,我們會不會仍然帶著所有這些沒解決的問題或者創傷止步不前,或者會發生什麼,"事件"什麼時候發生?

Cobra: 正好相反,我們不會卡在原來的地方。

能量將會非常強大,以致那些在"事件"前隱藏的東西將會浮現。

不管怎樣我們將不得不面對,幸運的是會有很多支持,地表將會有光明勢力幫助大眾通過這個過程。

Steve: 難道不是預先處理會比較好嗎,預先處理好我們的問題。

Cobra: 這取決於你...這是我們每個人的選擇,這是你的個人旅程所以是你的選擇。

Steve: 好的。

KP: Cobra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Louise: 請繼續。

KP: 我只是好奇,當你說到"事件",這和David Wilcock與很多其他研究者說的將會發生某種太陽閃現是不是同一件事?

Cobra: 太陽閃現是一個方面。

實際上太陽閃現是銀河超級浪潮的其中一個分支。

當銀河中央太陽啟動,我們的物理太陽也活躍起來,兩者一起啟動行星地球。

這是非常強大的能量浪潮,不只是物理上,不只是能量上,而是所有造物層面。

所以,一個將會到達地球的衝擊波將結束黑暗,觸發大逮捕,金融重置,大揭露,這是同一個過程的一部分。

Louisa: 所有的太陽,包括我們的太陽都與銀河中央太陽有連接?

Cobra: 是的,我們銀河系是一個網路,一個有生命的網路。

每個太陽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一個天使。它們在意識中有著內在連接,所以當銀河中央太陽啟動,就像一次心跳脈搏通過整個銀河有機體。

Louisa: 它們也是轉接系統嗎?

Cobra: 每個恒星都是一個門戶,一個通向其他地方的門。

Steve: 這意味著整個銀河系將要揚升?

Cobra: 我不會這麼說,揚升是一個意識轉變的技術用語,發生在當你超越了個性,當你成為光之真正存有的時候。

所以我不會說整個銀河系將要揚升,但我會說現在居住在地表上和地下一定數量的人很快將會通過揚升的過程。

"很快"不是指下星期。 ......

Steve: 你提到標量武器或者標量技術,我們能不能通過意識,冥想使標量武器的攻擊轉向?

或者我們需要特別的技術抵消攻擊?

Cobra: 某程度上可以。

如果你有著非常強大的能支配物質的意識,你可以讓攻擊轉向。另外你可以用其他方法,我已經說過可以到大自然裡,到水源的附近,這些地方更易於驅散標量波。

Steve: 這些武器能不能影響我們的身體,比如高血壓之類?

Cobra: 是的,它們能引發比如血壓,心率的生理反應。 .....

Louisa: ....誰在委員會會議上代表地表星際種子們的想法和需要?

Cobra: 地表覺醒的那部分人,其中的小部分人正在向銀河光明勢力發送他們的主意,想法,情感,他們聽得到。

我們這裡有一個主要問題是頂誇克炸彈,這是昴宿星人和其他光明存有現在不能更直接介入的原因。

意識到現在的苦難而無法直接干涉,對他們來說是痛苦的。

他們想這麼做,但可能會讓這個行星和上面的生命毀滅,因為奇美拉會摧毀行星地表,就是這麼簡單。

這是為何他們好像不回應(地表人類)的原因,他們需要用一個不會觸發黑暗勢力發狂的方式回應。

這就是現在的問題。

Louisa: 就像一個腫瘤,直到它過快地擴散和全面轉移之前沒有人看得見?

Cobra: 某程度上是的。

實際上銀河系所有生命都有自己的拒絕機制。

另外光明勢力過去也犯過錯誤,人類也是。

沒有人能直接處理這個問題,過去沒有人面對過100%同樣的問題。

有一個問題是昴宿星人是非常和平的存有,他們過去沒有準備好直接介入像戰爭那樣的局面。

所以這是過去的一個小問題,現在這不再是問題。

但我們仍然身處一個非常複雜的狀況裡,在過去幾年才對事情有完整的理解。

這在之前是不知道的,沒有人想像得出奇美拉的力量程度,但現在我們正處理他們,非常成功,我們看得到全面的影響。

這就是花了這麼長時間的原因,其他的原因是覺醒的那部分人類缺乏團隊精神。

我想人類社會的其他方面比覺醒團體已經顯示出了更多的團結合作。

所以這是一個原因,從我們地表人類的角度,這些都是可以改變和讓解放過程快速的。

Steve: 這是很好的資訊,因為我們都是同樣的團隊要一起合作而不是內鬥,我們不需要互相爭吵,這是很好的資訊。

關於這個委員會能不能告訴我們多一點?

Cobra: 有許多銀河委員會,他們每天都在處理問題,討論,發出指示,計畫和執行。

基於他們的討論,事情開始進行。

我舉一個例子,根據昨天會議的計畫,昴宿星人今天將會在俄羅斯有一些活動。

我不會說更多的細節。

我應該說: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說得更多,但我也希望沒有這個需要...

Steve: 好的。......

Steve: 我有一個問題問Cobra。

我和你線下討論過一個人,他曾參加秘密太空計畫,他堅持說軍方做過一個研究說如果進行全面揭露,大部分人,我想好像是80%的人會完全崩潰,比如那些原教旨主義者。

你有什麼看法?

Cobra: 我知道那個人,但我會說這個軍方研究是錯誤的。

他們從物質的角度來做研究,沒有從...當大揭露發生時,更高的意識和"事件"的浪潮將會到來支持人類的靈魂臨在。

相比一次簡單的揭露,人類能處理應付的事情要更多,看看現在敘利亞。

Steve: 是的。

Cobra: 他們怎麼無法接受大揭露?

軍方一部分人害怕現狀被打擾。

Steve: 是的,這是一個藉口。

Cobra: 那些研究反映出對轉變的集體恐懼,從宇宙角度來看並不客觀。

Steve: 是的,我同意。

Cobra: 人類有能力適應新的資訊,只要給他們時間和一點支持。

所以如果人們能面對離婚,面對父母離逝,就更加容易面對大揭露。

所以對那種恐懼的情景我不會太多關注,當然會有人因此心理失常,會有人自殺,但同時當"事件"發生時,就能每天拯救20萬生命,因為不會有人再餓死。

這只是其中一個方面,還有很多方面。我會說揭露是人類的基本權利,沒有揭露就沒有真正的靈性成長,我們撞上了一堵牆並且要打碎這堵牆。

Steve: 很對。 .......

Louisa: Randy Cramer說揭露會像水滴那樣慢慢進行,你同不同意?

Cobra: 因為陰謀集團仍然控制著故事發展。

光明勢力只能做一定的揭露而不觸發報復機制。

當陰謀集團被清理,當我們控制媒體的時候...每個主要新聞通訊社的電腦檔將會公開,他們正在做準備。

一些特定的電腦病毒已經存在於所有新聞通訊社的主機電腦裡,到時你會突然在網上,在主流媒體上被大揭露的資訊淹沒,沒有人能阻止。

Steve: 離題問一下,這是我的一點疑問,洛克菲勒真的死了?

Cobra: 洛克菲勒不只死了,他不再存在。

他已經去銀河中央太陽被分解。

布熱津斯基也是。

Louisa: 在今天這個時代我們不能低估任何事情,因為精英們能使用各種科技。

有資訊來源說到川普和梅拉尼婭,他們是跨性別人嗎?

Cobra: 不,我不會這樣說。 .......

Steve: 關於南極我很好奇,Cobra你有沒有關於南極的資訊,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啟示?

從那裡公開的資訊對我們有什麼説明?

Cobra: 從我的角度,整個關於南極的事件被過度炒作,它不像一些人想的那麼重要。

確實由於它的偏遠,很多東西在冰層下得到保存,它們會得到揭露。

保存在海床的那些東西也會被揭露。

所以我不會過多關注南極的故事,從我的角度沒有那麼重要。

Louisa: Cobra我看到你的文章。我旁邊就是長島,這個行星主要的異常所在地。

你提到昴宿星人在離海岸不遠處建造水下金字塔,是不是用來抵消負面能量?

Cobra: 那些金字塔是很久前建起的,當時那個地區還處於海平面以上,現在光明勢力用那片特別的區域抵消來自長島設施的一些負面,比如對撞機,複製設施和其他一些東西。

Louisa: 根據物質守恆的原則,那些把金字塔淹沒的水怎麼來的?

Cobra:很簡單,來自冰河時代,冰蓋融化的冰進入海洋。

Louisa: 那麼是有巨大的冰蓋,我們說的是...

Cobra: 當有大量的冰融化,海平面升高了大約60到100碼。

KP: Cobra我想問一個問題。

Louisa: 繼續, KP。

KP: 關於6月12日你的文章提到在這個漩渦裡以生命之花的圖形擺放Cintamani石(天狼星石),我推測在長島周圍有一個漩渦。

Cobra: 是的。

KP: 當你說放置Cintamani石,誰在做這件事?有人幫你這麼做?

Cobra: 是的,這是一個持續的行動,現在也在進行。

KP: 因為我有一個類似的問題關於Cintamani石。

我想問在夏威夷是不是有Cintamani石....

Cobra: 是的。

KP: 謝謝。

在夏威夷擁有Cintamani石有什麼意義,有其他的Cintamani石在夏威夷島嶼上嗎,尤其是大島的火山上。

Cobra: 是的,已經有一些Cintamani石在夏威夷。

首先要有一塊你自己的石頭,因為"事件"發生時石頭將幫助你抵擋住過於強大的能量。

當你有了自己的石頭,你可以考慮幫忙把另外的石頭放到你覺得需要放的地方...通常人們通過自己內在的指引去決定哪裡埋放這塊石頭,但人們也可以通過團隊努力和協調計畫,但運用自己的內在指導也是重要的,把石頭放到他們覺得要放的地方。

KP: 好的。

Louisa: 放到衣服裡怎樣?放在心臟附近或者掛在頸上。

Cobra: 這取決於你,你可以放在心臟附近,掛在頸上,放在口袋,拿在手裡,任何你覺得最好的地方。

Louisa: 埋到屋子外最好還是應該放在屋裡?

Cobra: 不需要放在屋裡,正如我所說,放在你感覺要放的地方。因為你接收到的指引就是更宏大計畫的一部分。

Louisa: 好的。 .....

Louisa …我認為展示一條統一戰線,保持著光是很重要的。

你以往說過我們都是人質,但現在我們嘗試走到一起保持光。

我們4人現在是團結的,但不只是我們4個,外面還有很多強大的光之工作者,但我想他們嘗試...我意思是我們要不要做一些運動衫,你們想不想要金魚報告的襯衫,我們下次穿上顯示我們的團隊合作,你覺得這樣有幫助嗎?

Cobra: 你現在做金魚報告是對的,這是團結,展示出一種團隊精神應該是怎樣...我不知道,這是你可以做的其一個榜樣...我們只需向人們顯示出來,我想一些人會意識到。 ....

Louisa: Cobra,評論一下我們的靈魂家庭,靈魂家庭將會如何在行星上團聚,或者"事件"的時候雙生靈魂之類的事情。現在這些處於什麼狀態?

Cobra: 基本上靈魂家庭的重聚將會是"事件"之後,但現在我們正處於一個階段,其中我們至少能從團體合作開始。

你也說過我們需要創造一個生活形式,成為包圍著我們,打破這堵牆的力量,我們需要進行這次越獄。 ....

Louisa: 我看到一些報告說有很多不同類的外星船隊,他們正在支持這次揚升。

KP和Cobra能否評論一下? ....

Cobra: 銀河系很多種族最近開始派出他們的代表進入太陽系,隨著太陽系情況的改善他們聚集在行星外,當然他們仍然是隱形的,但現在行星周圍有大量的飛船,"事件"後他們逐漸顯現。

Louisa: 我想通過螢幕分享一些東西,因為這是很重要的發展。

你說南極的事情有點過度炒作,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頻率脈衝,看這裡,這個脈衝非常巨大,幾乎是全球大小。

這是一個微波,在電離層有人發現干擾並且把方向和模式改變了。

這裡顯示出在一個特定時間裡發生在電離層的干擾,看得出頻率模式的完全改變了。

Cobra或者KP對此有沒有評論?

Cobra: 是的。有一些事情在發生。

那個分析的其中一部分錯誤,因為在其中一些圖像裡基本是電腦加工過。

確實一直是在電離層裡,而問題源於南極。

Steve: 他們想去哪裡。

Cobra: 陰謀集團想逃走,他們其中一些人通過...我稱為南極地下基地逃跑。

那裡正進行一些清理,所以最近那邊有一些衝突,其中一些地方已經清理了。

奇美拉想在那裡盡可能多保護陰謀集團,但他們會失敗。

Steve: 另一個是CERN,他們想建造另一個CERN,一個更大的對撞機,你知道嗎。

Cobra: 是的,他們正嘗試這麼做,但需要用一些時間。

我想"事件"會趕上他們,他們這個CERN項目會失敗。

Louisa: 這張圖很誇張,我不知道你看不看得見。

這真的是非常大量的波動,這是由什麼技術產生的?

Cobra: 有很多標量/HAARP技術能夠很容易生成一個波動傳播至整個行星,這不是那麼困難。

Louisa: 這是不是在加熱電離層,製造一種干擾從而改變天氣?

這是不是其中一個可能的用途?

Cobra: 不只是影響天氣,這是帷幕技術的一部分,我已經解釋過很多次,它讓我們保持低振動,防止光的進入等等。 ....

Steve 所有這些技術,標量技術,複製機,我們也聽說過秘密太空計畫,我們聽說到很多。

給我們舉一些期望"事件"帶來的科技的例子,那些能影響到我們日常生活的技術。

Cobra: 好的。

複製機, 我不會這麼稱呼,但人們都用這個名字認識這種技術。

那些技術會在"事件"後出現,很容易物質化或者顯化任何東西,所以基本上不會有缺乏。

Steve: 食品生產...

Cobra: 這將會是人類富足的開始,最終它會逐漸讓金融系統成為被淘汰的東西。

Louisa: 很好。因為你知道我們的食物不是那麼...我意思是有人說對食物進行基因改造是因為地表上的雜交品種數量.....

Cobra: 我不會這麼說。

食物被轉基因改造的真正原因是他們把食物武器化,用來控制人類,讓人們生病,依賴藥物,保持低振動頻率,這就是現在發生的。

Louisa: 好的,我們繼續看看另一張圖片。

我有天晚上拍下的,KP我聽說你也提到...

KP: 我沒有貼過這張圖。

Louisa: 這不是一張偉大照片,但我想他們稱之為草莓色月亮,非常清晰是圓形的,你看所有的天文學書籍都說所有東西是圓的。

Cobra,我們的地球是平的嗎。

Cobra: 地球不是平的。

我用自己的眼睛看過,它不是平的,是一個球體...

Cobra: 一個極點直徑略低於赤道直徑的球體,所以是一個扁平的球,但這不代表地球是平的,不是一個像茶託碟那樣的物體,而是一個球體。 .....

Louisa: 那是一個草莓色的月亮,我確實感覺到那裡發出的能量。

Cobra能否告訴我們這種月亮有沒有意義,為什麼叫草莓月亮。

Cobra: 這是光明勢力一個非常重要的行動,在那個滿月的週末結束。

這個行動相當激烈,取得了一些成功。

我可以早點寫報告,因為一些事情加快了,現在發生的更快,這是一件好事。

Louisa: 那次剛果漩渦冥想讓人非常興奮。

我還記得參加了那次冥想,在我們應該開始冥想之前你更新了博客,你說我們正在接近關鍵臨界人數。

你應該也很高興?

Cobra: 是的,那是讓人興奮的。

實際上我提前1,2個小時意識到一些新的事情發生,我收到一些不尋常的資訊,我通常不會這樣收到資訊,那是第一次。

然後我收到資訊說我們正接近臨界人數,我很激動因為我知道這將會改變很多,這確實改變了很多。

Louisa: 是的。我們需要繼續這種冥想。

這樣做有多麼重要?我不清楚,我們應該經常這樣冥想嗎,或者需要做什麼來加速它?

Cobra: 不是經常做,而是在公佈的時候去做。

因為這是抵抗運動宣佈的,他們知道確切的時間和條件。

當他們說去做的時候,人們團結一起做是好的。

我知道很多人有能力支援冥想但沒有作出支持,他們沒有用應該用的方式支援這個行星解放,他們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但出於一些個人原因,他們選擇不支持。

這不是Cobra的冥想,這是一次全球的行星的努力,是來自比我們每個人更加理解狀況的光明勢力的指導。

Louisa: 我確實能感覺到。

我意思是有點像腦袋嗡嗡響,當調好頻率我感覺像在量子高速公路...每個人都在那裡,每個人已經做好準備,我知道我們將要到達臨界人數,我能察覺到那次是非常特別的冥想。

並且在週末進行也是有幫助的,是嗎。

Cobra: 是的,但那次(敘利亞和平冥想)不是週末因為是一個緊急情況,我們實際上要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所以我們不得不儘快去做。

我想是在星期二,但在週末會更日容易達到人數,光明勢力嘗試在任何可能的時間進行調整。 .....

Louisa: 時間不一定要方便我們,但...

Cobra: 這可能是一個非常不方便的時間,那是零晨4點但值得去做。

在3點15分起床準備冥想,這是值得的。

Louisa: 如果我們能繼續的話對加快"事件"有沒有幫助?

Cobra: 是的,每次達到臨界人數我們就改變了時間線,我們加快時間線,讓事情變得更容易...

Louisa: 那次確實讓人激動,我不知道有什麼讓人們卻步。

因為能參與其中是興奮的,你能感覺到。

我不知道KP有沒有參加,但我可以告訴你,你能感覺到能量,非常讓人興奮。

我不知道為什麼人們不去做...

Cobra: 當我意識到我們將會成功的時候我是激動的。

我意思是我那時有點懷疑,但當我知道我們將要成功時,我說:我的天。

Louisa: 這是偉大的,你們看。那就是團隊合作,各位。

Steve: 那是我們能做到,能實現的。

Louisa: 如果我沒理解錯,Cobra,你在之前的採訪裡提到,我記得你說過不管黑暗勢力有多少派系和部門,他們總是知道要團結。

或者你可以再重申你是怎麼說的,你記不記得。

Cobra: 陰謀集團這麼不弱小因為他們知道合作的力量,即使是羅斯柴爾德,洛克菲勒和耶穌會,哪怕他們互相討厭,他們也會一起做事,但是不像光明勢力這邊,所有派系沒有內鬥。

Cobra: 這種情況需要停止,人們需要想想他們要創造什麼。

Steve: 是的。 .......

Louisa: .....如果你的自我不平衡,這會不會使你容易受到奇美拉影響或者攻擊,這是怎麼運作的?

Cobra: 我不會說自我不平衡,我會說每個人都有弱點,無一例外。

那些弱點被人利用。

現在的問題是人們把太多注意力放到個人人格上,一些人說這些一些人做那些,這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客觀研究那些被公開出來的資訊。

去對比,分析,研究,感覺和擴展,這是這個群體所需要的。

Louisa:沒錯!

Cobra: 需要集體努力找到真相,瞭解這個行星發生了什麼。

這是注意力應該放到的地方。 ......

Louisa: ...你說過更高的洞察力不是來自理智,但我們一些人被教導要力求理智,所以我們無法完全分離它。

我想我們在嘗試找到一個平衡,是嗎。

Cobra: 是的,找到平衡。

我忘了說,在這個群體裡有人開博客對資訊進行客觀的分析。

千方百計地開始對比,分析,深度挖掘。

人們有不同的方式去這麼做,但這就是所需要的,我指的是整個群體的感知。

Steve: 洞察力。

Cobra: 不只是洞察力而是對現實的客觀和主觀研究的整個過程。

Steve: 這個過程需要在一個個人層面上完成?

Cobra: 不只是個人層面而是在一個集體層面。

Steve: 好的。 ......

Cobra: 我要走了,謝謝各位,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們創造出巨大的能量,祝你們一切順利。

Louisa: 謝謝Cobra,希望你會再次加入我們。

Cobra: 好的。

Louisa: 非常感謝,我們等待下次收到你的消息,祝你好運。

Cobra: 好的,謝謝。

Louisa: 光的勝利!

Cobra: 光的勝利!

Louisa: 謝謝。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7/06/joint-cobra-kauilapele-interview-by.html

翻譯:不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