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1日

實驗人生:第三篇我是威力彩頭獎得主

我一直在看見觀照呼吸的文章,這幾天下雨身體忽然覺得相當疲憊,我認為這不是巧合,想起與神對話裡面寫著:停下來才能感覺到靈魂,與靈魂合一,以前會覺得實現願望跟靈魂有什麼關係?應該告訴我要怎麼做怎麼樣才能獲得我要的人生,而不是告訴我關於靈性生活,靈魂怎麼樣的事,但真正的問題就在於:要自我實現,必須與靈魂合一才做得到,不然我就會以為自己只是在地球上,那個活著幾十年渺小無助的此生身份,想著望塵莫及的理想絕望。


關注問題,找各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充滿衝勁挑戰的自我會使我一直原地打轉,因為宇宙法則是:是吸引是!關注問題只會使問題更大,而問題會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出現,只會疲於與問題對戰,重點是:在做一件事情時,你是誰?為了貧窮的問題不斷努力奮戰,努力做任何事情使自己致富,就是在對宇宙說你是貧窮的人!出自於恐懼害怕沒有錢而找各種解決的方法,卻又一直出現更多更多讓我感到沒有錢的恐懼。


做任何事情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做那件事情時,你是誰?因為宇宙會根據你是誰呈現你的生活,吸引更多符合你是誰的人事物而來。



為什麼靜心如此重要?因為如果心思亂成一團,潛能場根本無從知道我到底要什麼?如果同時播放十首歌曲,耳朵到底要聽哪一首歌?所以在睡覺前只觀察我的呼吸,什麼都不想,只聽周圍發出的聲音,只專注呼吸,就像奧修寫的:佛陀曾對他的弟子說:走每一步都要留心。他曾說:觀察你的呼吸。那是最重要的觀察練習之一,因為不論你身在何處,呼吸一天24小時都不間斷。小鳥也許有一天叫,有一天不叫,但呼吸一直都在。行走坐臥,它一直都在。不斷地觀察呼吸的進出。
觀察呼吸不是要點,要點在於學習如何觀察。
去河邊觀察河流。坐在市場裡觀察人們經過。觀察任何事物,只要記住你是觀察者。不要評判,不要當法官。一旦你開始評判,你就忘記了你是個觀察者,你變得涉入其中,你採取了立場,你做了選擇:「我贊同這種思想,我反對那種思想。」一旦你選擇,你就變得認同。觀照(Watchfulness)就是一種摧毀所有認同的方法。所以葛吉夫稱他的方法為「不認同(nonidentification)」。它是一樣的,只是他的語言不同。
不要將你自己認同於任何東西,慢慢地一個人就學會了觀照的終極藝術。那就是靜心的全部。通過靜心,一個人發現了自己的光。你可以稱那種光為靈魂,你的自己,你的上帝—隨便你取什麼名字—你也可以只是保持沉默,因為它沒有名字。它是一種無名的體驗,無與倫比的美麗、狂喜,完全寧靜,但它帶給你不朽的味道,永恆的味道,超越死亡的味道。


呼吸時,覺得自己很深層的疲倦漸漸浮出來,記憶裡面對死亡的恐懼、緊緊抓住害怕失去所愛的人帶來僵化的思想,把自己和別人困住,靜坐時,我看見自己是光,光上面卻有很多令人感到不舒服的黑點,像草間彌生的南瓜,然後有一種像是清道夫的生命形式,觸碰我的左邊,將那些黑點吸附在他身上,他在幫助我打掃能量場,在無形眼睛看不見的世界有很多很多願意幫助我們和正在幫助我們的生命體,我是真心由衷感激他們,其實即使看不見但可以感覺得到,只是大部分的人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他們根本不在乎你感不感激他們,他們只單純付出而已。


中威力彩是因為希望讓父母甚至更多人知道並認真看帶關於吸引力法則的事,我父母終其一生都在別人的思想裡打轉,認真工作卻一直生活在金錢掙扎裡,新聞說什麼都信以為真,以為恐懼才是人生的主軸,所有的行為只是為了預防恐懼的事發生而去做的,卻根本不知道那些在心裡不斷催眠式的恐懼聲音,才是外在環境艱困的根源,貧窮的發生不是有錢人奪走你的財富,而是你不允許自己獲得財富,就像斬草不除根一樣,不斷和外在問題對抗,只會使自己製造更多問題,他們跟我跟大部分的人一樣,如果看不到實際的成果,是不會有人聽你說什麼的,我自己也是如此,我認為即使以想獲得金錢做為出發點,而不斷了解自己內在的力量,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我一直在製造某種情境:快要到但差一點!因為宇宙的律法是:是吸引是!所以我一直在體驗「加油!你做得到的!」的生命狀態,而不是「很好!你做到了!」我覺得人生最奇怪的是:我們根本就是天生的演員,就像與神對話裡寫的:除非你知道,否則你不知道。你以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渺小無助,所以一直在演這樣的角色,當你突然對自己說:我現在是大師,我是什麼都知道的人!你就會經驗一種神奇,很多事情突然就從你心裡冒出來,你會發現你居然其實都知道,不然不會被某些真理吸引,不然吸引力法則的書不會成為流行。


正文來了,題目:我是威力彩頭獎得主!

我確定我中了頭獎!表現出很淡定冷靜,就像都教授本人一樣,什麼都可以搞定的神情,去領了錢,要求銀行開出四張贈與稅金額的支票,捐給想支持的人本教育基金會、雲門舞集、流浪動物之家、荒野保護協會,還有募資平台想實現夢想的人,我也捐給某些土地公廟,我買了四本《9個實驗,印證秘密的力量》的書,把支票夾在裡面,然後我期待以久的大戲碼來了!我跟我媽說:「我們窮的要死好可憐喔!我也不會給妳一毛錢,我們好慘好慘喔!東西都一直漲價好可怕喔!怎麼辦我們好可憐喔!」從我有記憶以來,這就是我媽每個月演的戲碼,就像電視劇《逆女》女主角的媽媽,而我演的好爛喔!我一邊講一邊快笑出來!

我把支票和書給了他們,簡直爽翻天,我現在邊打字邊偷笑,我想起曾看見有個媽媽很生氣要打小孩,覺得小孩忤逆她很不孝,那小孩才兩歲卻以為媽媽要跟她玩,媽媽很生氣追著她要打她,她卻一邊笑著給媽媽追覺得超有趣的遊戲,她的表情一點也不害怕,一直大笑,她媽媽應該更火大吧!知道我的陰謀了吧!也許這就是我能做到改變思想最大的動力。

以前覺得有「救急不救窮」思想的人很自以為是,但我現在真的明白如果不告訴一個人自身的力量,卻一直只救濟他,根本就是真的在害他,這卻是舊的人類社會宗教教育過去一直在做的事,因為當每一個人知道並真正使用自身的力量,醫療體系會瓦解,宗教會迅速消失,沒有人會無法自我實現,沒有夢想不被實現,沒有需要被拯救的弱勢團體,沒有可以抗議的政府,沒有無助的人民,沒有犯罪搶奪飢餓戰爭,沒有暴怒的權威人,沒有受害者,如果這世界每個人都可以自我實現,就會寬容、慈悲、有耐心、善良、慷慨,因為要什麼就有什麼,還要生氣什麼,你會開始追求心靈的美好,因為每個物慾都得到滿足時,你會明白那根本不是真正喜悅的來源,而去追求更多更高的喜悅。



別為想獲得金錢而有任何的罪惡感,因為我們的富裕,我們的自我實現會使更多人可以往內看見自身的力量,創造出更多的富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