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脈輪能量書 第六章〈七種夢與七種現實〉



我們有七個身體:肉身體、乙太體、星光體、心智體、靈性體、宇宙體和涅槃體,每一個身體都有它特殊類型的夢。在西方心理學中,肉身體被認為是意識,乙太體被認為是潛意識,而星光體則被認為是集體潛意識。

  肉身體會產生它自己的夢,如果你的胃不舒服,你的身體會產生某種特別的夢。如果你的身體生病了,現在正發燒著,那麼你的肉身體會創造出自己的夢。所以,可以確定的是肉身體的夢往往是出於身體的不舒服。

  身體上的不舒服、不自在以及疾病會創造出它自己的夢。所以,你甚至可以透過外界的刺激而引發肉身體的夢。比如說,你現在正在睡覺,如果有人拿一件濕衣服裹住你的雙腿,你會開始做夢,你很可能會夢到自己正在橫渡一條河流;如果有人拿個枕頭放在你的胸口,你也會開始做夢,你可能會夢到有人坐在你身上,或是有石頭掉在你身上。這些都是來自於肉身體的夢。

  乙太體——第二個身體——也有它自己做夢的方式。乙太體的夢為西方心理學製造出許多困惑,佛洛伊德就誤以為乙太體的夢和經由壓抑而產生的夢是同一回事。沒錯,確實有許多夢是由於壓抑 慾望所引發出來的,但是這些夢都屬於第一個身體——肉身體的層面。

  如果肉身體上有著任何壓抑的慾望,例如你正在斷食,那麼你很可能會夢見自己吃早飯的情景;如果你壓抑的是性 慾,那麼你就很可能會做各種跟性有關的夢,這些都是屬於第一個身體的夢。乙太體一直被排除在心理學的研究範圍外,人們一直把乙太體的夢當成是第一個身體/肉身體的夢來解釋,這造成了極大的混亂。

  乙太體能夠在夢中旅行。乙太體常常會離開你的身體,但當你回憶起來的時候,你會把它當成是一場夢。不過,那並不是一場夢,它跟肉身體所創造出來的夢不一樣。在你睡覺時,乙太體能夠離開你,雖然你的肉身體還在原來的地方,但是你的乙太體能夠離開身體,甚至旅行到太空裏。

  沒有任何一種空間能夠限制乙太體,距離也完全不是問題。對於那些不瞭解乙太體,不知道有乙太體這回事的人,他們或許會把乙太體層面的現象解釋為潛意識。他們把人的頭腦分為意識和潛意識,稱肉身體的夢為「意識」,稱乙太體的夢為「潛意識」。然而,乙太體並不屬於潛意識,它與肉身體的夢同樣具有意識狀態,不過是不同層面的意識。如果你能夠開始意識到你的乙太體,那麼,你就能夠開始意識到屬於乙太體層面的夢境。

  肉身體的夢可以經由外界的刺激所引發,乙太體的夢也可以透過外界的刺激而引發。咒語就是形成乙太幻覺、乙太夢境的方法之一。當一個特定的咒語、一個特定的字眼或聲音,在乙太體的中心裏不斷地重複時,會創造出乙太體的夢。創造乙太體夢境的方法有許多種,聲音是其中常用的方法之一。

  在過去,蘇菲的人會用香味引發乙太幻覺,穆罕默德也非常喜歡香味。除了某些特定的香味可以引發特定的夢,色彩也能夠引發屬於乙太體的夢。有一個叫做利比特(Leadbeater)的人,曾經做了一個藍色的乙太夢,整個夢境就只是純粹的藍色,但那個藍色有著一種特別的深度。所以,他開始到世界各地的商店去尋找那種特殊的藍色。經過好幾年的尋找,他終於在印度一家商店裏發現那種藍色,他找到一塊具有那種特別深度的藍色天鵝絨。後來,也有其他人用這種天鵝絨來引發乙太體的夢。

  如果有人在深度的靜心裏看見某些色彩,經驗到某些香味、聲音或全然陌生的音樂時,這些也都是一種夢,只不過是屬於乙太體層面的夢。所謂靈性上的預見也是屬於乙太層面的現象,是乙太體的夢。某些像是上師們突然現身在門徒面前的現象,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那只是一種乙太體的旅行、乙太體的夢境罷了。

  但是,人們一向只從肉身體這個層面來研究頭腦意識的狀態,所以他們如果不是以生理學的角度來解釋這些乙太體的夢,就是完全地忽略它們,把它們擱置於一旁,再不然,就是把那些夢歸類成無意識的部分。事實上,當人們把任何東西歸類成無意識的層面時,那等於是承認自己一無所知,把事情歸於無意識只是一種技術上的把戲而已。

  沒有什麼東西是無意識的,每件事情都是意識的,只是與前一層意識相較之下,它是較深一層的意識,比較不為人所知罷了。所以,對肉身體而言,乙太體就變成了無意識的層面;對乙太體而言,星光體才是屬於無意識的層面;對星光體而言,心智體屬於無意識的層面。其實,所謂的意識指的是那些已經為人所知的部分,而所謂的無意識則意味著還不曾為人所知的部分,那些未知的部分。

  星光體也有屬於星光體自己的夢。在星光體的夢裏,你能夠進入到你的前世,這是屬於你第三層向度上的夢。有時候,在一個普通的夢境中會攙雜了一部分乙太體的夢或某些星光體的夢。當這種情況發生時,夢通常會變得一團混亂而難以瞭解,因為你許多不同的身體同時出現,而其中某些身體的夢會進入到另一個身體層面的夢,或貫穿到另外一個身體層面的夢裏。所以有時候,在一個普通的夢裏可能會有著片段的乙太夢或星光夢。

  在第一個身體,也就是肉身體中,你既不能在時間上旅行,也不能在空間上旅行,你只能待在身體所在的空間與時間裏。比如說,現在是晚上十點鐘,你的肉身體只能夠在這個十點鐘的時間和空間裏做夢,它無法超越這個時空範圍。在乙太體上,你能夠在空間上旅行,但你還不能在時間上旅行,你可以到任何地方去,但時間仍然會是晚上十點鐘。在星光體的世界裏,在第三個身體的層面中,你不僅能夠在空間上旅行,也能夠在時間上旅行。星光體可以跨越時間的障礙,不過它只能回到過去,無法到未來。星光體的意識能夠回溯到整個無限的過去,從阿米巴變形蟲到人。

  在榮格心理學中,星光體的意識被稱為集體潛意識,其中有著你累世的個人歷史。有時候,它會穿透進入一般的夢境裏,不過這種情況往往是出現在一個人生病的時候,而很少出現在健康的狀態下。在患有精神病的人身上,他的前三個身體已經失去了彼此之間的差異性,所以一個精神病患者可能會夢見自己的前世,但沒有人會相信他,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相信那個夢,他會說那只是一個夢罷了。這種類型的夢不是肉身體的夢,是星光體的夢,星光體的夢擁有相當大的意義與重要性。但是第三個身體只能夢見過去,無法夢見未來。

  第四個身體是心智體,它能夠回溯過去也能夠進入未來。有時候,當一個人面臨緊要片刻時,即使是一般人都可能會瞥見未來。比如說,當一個你極為親密的人即將過世時,他死亡的訊息很可能會出現在一個尋常的夢境裏。你對於夢的其他多重向度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任何其他的方式,所以這個死亡的訊息會穿透到你平常的夢裏。

  不過這種夢通常不會很清晰,因為這些訊息往往必須跨越不少障礙,才能夠進入你平常的夢境裏,成為其中的一部分。而每經過一個障礙,訊息都會變得有所消減與變形。會有這些障礙的原因,是每一個身體都有它慣用的象徵符號,當某個身體的夢要穿透到另一個身體的夢中時,必須被轉換成另一個身體慣用的象徵符號,所以夢常會變得混亂而難以理解。

  如果你能夠直接透過第四個身體來做夢,不必籍著別的身體,而是籍由第四個身體本身直接做夢的話,那麼你就能夠進入未來,不過,你只能進入自己的未來,你無法進入別人的未來。第四個身體的夢是非常個人的夢。

  對第四個身體而言,過去和未來一樣都隸屬於現在。在這裏,過去、未來和現在是合而為一的,一切都變成了現在,向後延伸的現在,向前延伸的現在。

  第四個身體中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不過時間仍然存在著。時間,即使是「現在」這個當下的片刻,仍隸屬於時間的長流,所以你的頭腦需要集中注意力。即使你能夠回想過去,但是你的頭腦還是必須把注意力放到過去的方向上,而未來和現在都必須暫時被你擱到一旁。當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未來的方向時,另外兩個向度——過去和現在——也就不見了。在第四個身體中,你能夠看見過去、現在和未來,但你沒有辦法同時看見它們。而且,你只能看見你個人的夢境,那些屬於你個人的夢。

  超越個體與時空的夢

  第五個身體是靈性體,它包括了個人與時間的向度。來到了第五個身體,你就進入了永恆。來到了第五個身體,當你做夢時,你的夢不再像之前那樣只和你自己有關,而比較與整體的意識有關。來到了第五個身體時,你能夠知道整個存在的過去,不過,你還無法知道它的未來。

  所有關於創世紀的神話都是透過第五個身體開始出現。所有關於創世紀的神話其實都是一樣的,即使採用不同的象徵,訴說著不同的故事,不論是基督教、印度教、猶太教還是古埃及的宗教,所有那些關於創世紀的神話,關於世界是如何被創造出來、如何形成的神話,都有著高度的一致性。

  所有創世紀的神話之間都有一道相似的暗流。比如說,世界各地都有著洪水氾濫的故事,這些故事雖然在歷史上毫無記載,但是,記錄仍然存在。只不過那個記錄是屬於第五個身體層面的意識,屬於靈性體層面的意識,所以只有那些到達了第五個身體意識層面的人能夠夢見它們。

  當你愈是深入自己的內在時,你所做的夢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就愈來愈近。你在生理層面所做的夢其實並不那麼真實,雖然它有其真實性,但是它並不那麼真實。乙太體所做的夢就真實多了,星光體所做的夢又更真實了些,至於心智體所做的夢則非常接近真實,最後,當你到達第五個身體時,你所做的夢變成是絕對的真實。

  第五個身體是人們開始能夠瞭解真實的一種方式。事實上,說它是「夢」並不是一種恰當的說法,不過某種程度說來,它確實是一場夢,因為它的真實並不是以客觀的方式存在,雖然它有自己的客觀性,但卻是以一種主體經驗的方式出現。

  兩個已經到達了第五個身體的人有可能會有同樣的夢,這在前面幾個身體上是不可能的。一般說來,做同樣的夢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從第五個身體開始,同一個夢境可以同時發生在許多人身上。所以某種程度說起來,它是客觀的。如果你觀察一下過去的記錄,你會發現許多到達第五個身體的人,就是透過這種方式發現了相同的神話。這些神話並不是某個人單獨創造出來的,而是一群特定的人、特定的傳統共同發現出來的結果。

  第五種類型的夢擁有更多的真實性。某種程度說起來,前面四種類型的夢並不算真實,因為它們都是屬於個人的夢境,其他人無法分享這種個人的經驗,也沒有辦法評判它的正確性,評斷那是否是種幻象。幻象是你自己投射出來的;夢雖然不是真正存在的東西,但卻是你已經瞭解到的。所以當你愈來愈深入內在時,你所做的夢會愈來愈不是種幻象或想像,你的夢會變得愈來愈客觀、愈來愈真實,也愈來愈現實。

  所有神學的概念都是由第五個身體所創造出來。它們或許用的是不同語言、不同術語、擁有不同觀念,但基本上說著同樣的事情。它們是屬於第五個身體層面的夢。

  在第六個身體——宇宙體之中,你跨越了意識與潛意識、物質與心智間的門檻與界限。在這裏,你再也無法區分什麼是什麼。

  第六個身體的夢是與整個宇宙有關的夢。當你跨越了意識的門檻時,潛意識的世界也開始變成是有意識的,所以,現在每件事情都充滿了生命力與意識,連所謂的物質也都成為意識的一部分。

  在第六個身體中,各種關於宇宙神話的夢境都成為真實的。在這裏,你已經超越了個體性,你已經超越了意識,也超越了時間和空間。不過在這裏,語言還是可以作用,它可以指出方向,可以給你暗示。在第六個身體所做的夢境中,所有關於梵天、關於幻象、關於一、關於無限的概念都是真實的。那些能夠在這個宇宙向度上做夢的人,後來都會成為各種偉大體系與宗教的創始人。

  在第六種類型的意識狀態裏,夢表達出「存在」的狀態,而不是「空無」的狀態;夢表達出一種實際存在的狀態,而不是「不存在」的狀態。所以在這裏,仍然有著對「存在」的執著,以及「不存在」的恐懼。物質與意識雖然已經合而為一,但存在與不存在、有與無還沒有合而為一,它們仍然是分離的,而這也是最後的障礙。

  第七個身體是涅槃體,涅槃體跨越了實存事物的疆界,進入了空無裏。第七個身體有它自己的夢,那是關於「不存在」的夢,關於「虛無」、關於「空」的夢。到了第七個身體,那個是的部分已經被留在後頭,甚至連不也不再是不,空無也不再是空無。與其說空無是空,倒不如說它是無限,事實上,空無比存在更是無邊無際。實存的事物有它的疆界,它不可能是無限的,只有空無才是毫無疆界。

  第七個身體有它自己的夢。第七個身體的夢沒有符號、沒有形式,只是無形存在於其中。第七個身體的夢也沒有聲音,只是無聲存在於其中,絕對的寧靜存在於其中。第七個身體的夢是寧靜的夢,這些寧靜的夢是全然的、永無止境的。

  夢與現實的距離

  這就是人類的七個身體,每一個身體都有著不同的夢。這七種不同層面的夢有時會是一種障礙,阻礙我們去瞭解七種不同層面的現實(realities)。

  比如說,你的肉身體有它自己瞭解現實的方法,也有它夢見現實的方法。當你吃東西時,這是一個真實的事實,但是當你夢見自己在吃東西時,這個「吃」就不是現實,夢裏的食物只是真實食物的替代品而已。所以,肉身體有它自己的現實,也有它自己做夢的方式,肉身體在現實與夢境中會以不同的方式運做,這兩種方式是極為不同的。

  當你愈是往內接近自己的中心,愈是到達內在較為高層的身體時,你所做的夢和現實世界之間的距離會變得愈來愈小。以一個圓形來比喻,當你朝圓心移動時,你會愈來愈接近中心,如果你往圓周外移動,你會愈來愈遠離中心。夢境與現實世界的情況也是如此,當你愈來愈接近自己內在中心時,夢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會愈來愈小;而當你愈來愈接近週邊時,你所做的夢與現實之間的距離也就跟著愈來愈遠。所以就肉身體而言,夢與現實之間有著很大的差距,夢跟幻象沒有什麼兩樣。

  到了乙太體時,夢與現實世界的差距縮小了一些。乙太體所做的夢和現實比較接近,所以在這裏要去分辨什麼是真實、什麼是夢,會比在肉身體上要困難一些,不過,你還是可以辨別出兩者的差異,如果你的乙太旅行是一種真正的旅行,那麼它會發生在你清醒的時候;如果它是一場夢,那麼它會在你睡著的時候發生。要瞭解這其中的差異,你的乙太體必須是活躍、清醒的。

  有一些方法可以讓你在乙太體中保持覺知與清醒,例如加帕(japa)。加帕是一種反復誦念咒語的方式,可以幫助你把自己和外在的世界區隔開來。當你入睡前,這種持續地咒語唱誦會創造出一種催眠式的睡眠,然後你會開始做夢。如果你能夠在持續誦念咒語的過程中保持清醒與覺知,不進入催眠狀態裏的話,你就能夠瞭解乙太體的現實。

  在第三個身體,也就是星光體之中,要辨別真實與夢境之間的差異又更困難了些,因為星光體比乙太體又更接近現實一些。如果你能夠對星光體有一些真正的瞭解,而不是只做一些星光體的夢,那麼你就能夠超越死亡的恐懼。在星光體之中,一個人開始領悟到自己的不朽。但如果你經驗到的只是星光體的夢境,而不是真正的星光體,那麼你可能會被死亡的恐懼所嚇壞。不過,「死亡的恐懼」也正是你在星光體上,可以用來區辨真實與夢境的要點與標準。

  如果你只是相信「靈魂不朽」,嘴裏不斷嚷嚷著「靈魂不朽」,或者你只是努力說服自己相信靈魂是不朽的,不論哪一種狀況,你都無法區辨什麼是星光體的夢,什麼又是星光體的現實。一個人不該只是盲目的相信靈魂不朽,而要親身去體驗它。而且在你有所領悟以前,你需要去懷疑這種說法,抱持不確定的態度。唯有如此,你才能夠確定靈魂不朽是自己真正的瞭解,還是頭腦中的投射。如果你只是盲目的相信靈魂不朽,那麼這個信仰會滲透到你星光體的頭腦意識中,你會開始做靈魂不朽的夢,但夢終究只是夢。

  即使不知道自己到底探究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找到的會是什麼,但如果你不懷抱任何信仰,只是帶著求知的渴望去追尋;如果你能夠不帶著任何先前的成見與偏見;如果你能夠帶著一種虛心的態度去尋找,那麼,你將能夠知道星光體中夢與現實的差別。所以,那些盲目信仰靈魂不朽以及前世的人,他們很可能只是在星光體的意識層面上做著靈魂不朽的夢,而不會真正體驗到事實。

  心智體的創造力

  在第四個身體,也就是心智體之中,夢和現實變成了鄰居,它們有著極度相似的面目,所以人們很容易就把夢境誤認為現實。心智體所做的夢可以像現實世界一樣的真實。有不少方式可以引發出心智體的夢境,像是瑜伽、譚崔以及其他方法。一個長期處在禁食、孤獨與黑暗中的人可以創造出第四種類型的夢,也就是心智體的夢。心智體的夢是如此真實,甚至比我們周圍的現實世界還要真實。

  在第四個身體裏,頭腦有著絕對的創造力,而且這份創造力不會受任何客觀事物的阻礙,也不會受任何物質界限的阻礙。在這裏,頭腦的創造力有著絕對的自由。詩人和畫家就是活在第四種類型夢境中的人,所有的藝術都是由第四種類型的夢境所創造出來的。一個能夠在第四個身體意識層面中做夢的人,可以成為偉大的藝術家,但卻不是一個知者。

  在第四個身體裏,一個人需要覺知到自己任何心智上的創造。一個人要小心不投射或去計畫任何事物,否則那些東西都會被投射創造出來;一個人要小心不去期望任何事物,否則那個期望很有可能會成為現實,它不僅會在內在世界裏實現,甚至會在外在世界中實現。對頭腦而言,第四個身體是最後的家,所以在第四個身體中,頭腦的力量變得如此的強而有力且清晰。一旦超越了第四個身體,一個人就進入了無念的階段。

  第四個身體是頭腦的根源,所以在第四個身體中你能夠創造出任何東西。因此在這裏,一個人要持續不斷地保持覺知,讓自己沒有任何期望、沒有幻想、沒有偶像、沒有上帝,也沒有上師。否則所有這些都會被頭腦創造出來,而你會變成所有一切的創造者。然而,往往人們是如此的興奮於自己能夠看見神、看見上師,以致他會渴望一次又一次地創造出他們;這是求道者最後的障礙。

  一旦求道者能夠跨越這道障礙,那就再也沒有其他更大的障礙了。在第四個身體中,如果你能夠保持覺知,能夠就只是保持觀照,那麼你將能夠知道第四個身體的現實。否則,你只會不斷地做夢。而且,沒有任何現實能夠比得過這些夢境,第四個身體的夢是狂喜的夢,沒有任何其他的狂喜能夠與之相比。所以一個人必須極度覺知到這些狂喜,覺知到這些快樂,覺知到這些喜悅,而且還必須不斷覺知到任何一種類型的偶像。只要某個偶像被創造出來,那麼第四個身體的頭腦意識就會開始進入夢境裏,一個偶像會帶領出另一個偶像,而你則會一直不斷地做夢下去。

  唯有當你保持觀照時,你才能夠避免第四種類型的夢。只有觀照能夠顯示出夢與現實之間的差別,因為如果那是一場夢,那麼你會認同它,而在第四個身體中,認同就是一種夢。在第四個身體裏,覺知與觀照是通往真實的途徑。

  丟掉所有的鏡子

  到了第五個身體時,夢與真實會合為一,所有的二分法都消失了。在這裏,沒有覺知、不覺知的問題,因為即使當你不覺知時,你也會覺知自己的不覺知。到了第五個身體時,夢變成是現實的一種反射,夢與現實是不同的兩回事,但是它們之間不再有差別。就像是當我從鏡子中看著自己時,我和鏡子中的影像沒有差別,但它們終究是不同的;我是真實的,而鏡子中的影像不是。

  在第五個身體的意識中,如果有著一些事先形成的概念,那麼可能就會產生出一種「我已經知道自己」的錯覺,因為它已透過鏡子看見了自己。雖然它能夠因而瞭解自己,但那不是按照自己的本來面目來認識自己,而是根據鏡子中的面目來認識自己,這是它們唯一的差別。某種程度說來,這種方式是危險的,很有可能你是如此滿足於自己從鏡中反映出來的影像,而把那惟妙惟肖的影像當成現實。

  就第五個身體而言,即使這種情況真的發生了,那還不會有什麼真正的危險;但是對第六個身體而言,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情況,因為,如果你只是從鏡子中看到自己,那麼你將無法跨越第五個身體的界限來到第六個身體。透過鏡子,你無法跨越任何界限,因此有些人一直停頓在第五個身體裏。那些宣稱「靈魂有無數個,而每一個靈魂都有自己的實體」的人,都是停頓在第五個身體裏的人,他們雖然已經知道了自己,但卻不是立即、直接地知道自己,而是通過鏡子這個媒介。

  這面鏡子是從哪裡來的呢?它來自於以往接受到的觀念:「我就是靈魂。我是一個永恆的、不朽的靈魂。我是一個超越生死的靈魂。」這面鏡子就是在這種毫無所知,卻認定自己是個不朽的靈魂的狀況下創造出來。這麼一來,你將無法知道自己真正的本來面目,你只能看到自己觀念中的影像。如果你的知識是透過鏡子而得來,它只是一場夢而已,但如果你是立即且直接的「知道」,而不是透過鏡子而出現的知識,那麼它就是真實的。這是夢境與現實之間唯一的差異,但也是很大的差異,這個差異影響的不是你已經歷過的那些身體,而是影響你即將要經歷的身體。

  在第五個身體中,一個人要怎麼樣才能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做夢,還是生活在現實中呢?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放棄所有的經典,遠離所有的哲學。在這裏,你不應該再有任何的上師,否則上師會變成一面鏡子。從第五個身體開始,你是全然單獨的,沒有人能夠為你帶路,否則他也會變成一面鏡子。

  從現在開始,你的單獨是全然而徹底的。你的單獨不是一種孤單,而是單獨。孤單關心的對象永遠是別人,而單獨關心的物件則是自己。當我覺得自己缺少與人的連結時,我感覺到的是孤單;當我存在時,我感覺到的是單獨。

  在這裏,你的單獨應該是全面性的單獨,不論是文字、概念、理論、哲學或教條,不論是上師還是經典,不論是基督教或印度教,也不論是佛陀、基督、克裏希納還是馬哈威亞,在這裏,你必須是單獨的,否則任何東西都會變成一面鏡子。在這裏,佛陀會變成你的鏡子,他或許非常的清晰,但也極度的危險。

  如果你是絕對的單獨,那麼就沒有任何東西會成為你的鏡子。所以,靜心是屬於第五個身體層面上的字彙,它意味著全然地單獨,不受到任何一種心智活動的影響。靜心,它的意思就是無念;如果你還有任何一種心智上的活動,它都會變成一面鏡子,而你會反映於其中。所以,在這裏你必須處在無念的狀態,沒有思想,沒有意圖,也沒有期待。

  在第六個身體中不會有鏡子的存在,只有宇宙存在。你已經消失了,你不在了,做夢的人不在了。

  雖然做夢的人消失了,夢仍然可能會存在。當一個夢能夠在沒有做夢者的情況下存在時,那個夢看起來會像是真實的現實。

  沒有頭腦,沒有思想者,所以無論你知道了什麼,你就是知道了,它會成為你知的一部分。在這裏,那些關於創世紀的神話開始顯現,川流不息。你不存在,但一切事物就是不斷地川流不息,沒有人在那裏評判、思考,也沒有人在那裏做夢。

  然而,一個不存在的頭腦仍然存在,一個消失的頭腦仍然存在著,只不過它不再是以一個個體的形式存在,而是以整個宇宙的形式存在。所以,即使你消失了,但是梵天依然存在。那就是為什麼人們說這整個世界不過是梵天的一場夢,這整個世界就是一場夢,是一個幻象,但是它不是任何一個人的夢,而是全體的、整體的夢。是的,你已經不在了,但是整體仍然在做夢。

  在這裏,唯一能夠區辨夢與現實的方法就是:這個夢是否是個與「實存」有關的夢。如果這個夢與「實存」有關,那麼它就是一個幻覺,它就只是一場夢。因為在最終極的意識裏,只有空無被留下來。當所有一切都成為無形的一部分,當所有一切都回歸到最根本的本源時,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存在,但又同時是消失、不存在的。存在與否是最後唯一的因素,它也需要被超越。

  所以,當第六個身體裏的「實存」消失時,你就進入了第七個身體。第六個身體的現實正是第七個身體的大門。

  當所有一切都消失了,神話消失了,偶像也消失了,那麼第六個身體的夢也就跟著消失了。然後,只會剩下「如是」(suchness)。

  進入夢的奧秘

  在第七個身體裏,除了存在以外,別無他物。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源頭還在。樹木也消失了,只有種子還在。

  那些知道這個境界的人把這種意識狀態稱為「蘊含種子的三摩地」,也就是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已回歸本源,回歸宇宙的種子。在這裏,樹木消失了,只有種子還在;但是透過這粒種子,夢境仍然有存在的可能性,所以連種子也需要消失。

  在第七個身體裏,既沒有夢境也沒有現實。只有當夢境還存在時,你才能說什麼是現實,如果連夢境都消失了,也就沒有所謂現實與幻象的問題了。第七個身體就是中心,在這裏,夢和現實合而為一了,夢與現實不再有區別。你或許是夢見「空無」,你或許是知道「空無」,不論如何,空無就是空無。

  如果我是做夢夢見你,那是一個幻象。如果我是親眼看見你,那就是真實。但是,如果我夢見你不存在或者我看見你不存在,這兩者之間是沒有差別的。

  如果我夢見任何事物的不存在,那個夢和「不存在」是一樣的。只有當某個事物是真實存在時,夢境與現實才會有真正的差異。所以,一直到第六個身體為止,夢境與現實都一直有著差異。在第七個身體裏,剩下的只有「空無」,在這裏甚至連種子都消失了。這就是「沒有種子的三摩地」,在這裏,連做夢的可能性都消失了。

  夢的類型有七種,現實的類型也有七種,它們經常彼此滲透、混雜在一起,因此其中常常有許多的困惑和混亂。如果你能夠區辨這些差異,如果你能夠清楚的瞭解它們,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心理學家對於瞭解夢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心理學所知道的只是肉身體的夢,有時候頂多是乙太體的夢,即使如此,乙太體的夢也被他們當成肉身體的夢來解釋。

  榮格比佛洛伊德看得更深一點,可是他對人類意識的分析都被人們當成是一種神話宗教的產物。不過,他仍然擁有很大的潛能,如果西方心理學要獲得發展的話,應該透過榮格而發展,而不是佛洛伊德。佛洛伊德是一個開創者,但是每一個開創者都會成為日後進步的障礙,特別是當人們過度執著於他的見解時。雖然佛洛伊德已經過時了但是西方心理學仍然不斷地執著、迷戀著他當初的開創。佛洛伊德需要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心理學需要繼續向前邁進。

  在美國,他們試著透過實驗室的研究來瞭解夢。美國有許多夢的實驗室,不過所使用的方法都只著眼於肉身體。事實上,你需要對瑜伽、譚崔以及其他奧秘科學都有所涉略,你才能夠真正地瞭解整個夢的世界。每一種類型的夢都有著它平行對應的現實,如果你無法瞭解這整個幻象,無法瞭解整個夢幻的世界,你就無法瞭解真實。唯有通過幻象你才能瞭解真實。

  無論如何,不要把我在這裏所說的話當成一種理論或一個系統,要把它當成一個起點,然後開始帶著清晰的意識來做夢。只有當你能夠清楚意識到你的夢,你才能瞭解真正的現實。

  不過,人們甚至無法清楚意識到自己的肉身體,人們對自己的身體一直都是毫無覺知的,只有當身體開始生病時,人們才會開始有所覺知。事實上,你需要在身體仍然健康時就覺知到自己的身體。

  身體生病時的覺知完全是一種緊急措施,那是一種自然的、與生俱來的過程。當身體的某個部分生病時,你的頭腦需要覺知到這一點,才能夠給與適當的照顧,可是一旦身體恢復健康時,你又開始忽略身體的存在了。

  覺知身體的語言

  你需要覺知到你的身體,你需要覺知到它的作用、它的感覺、它的音樂、它的寧靜。有時候身體是寧靜的;有時候身體是嘈雜的;有時候它是放鬆的,身體不同的狀態都有著非常不同的感覺,不幸的是我們對這些變化毫無覺知。當你晚上準備入睡時,你的身體會有些微的變化,當你清晨從夢中醒來時,你的身體又會有些不同的變化,你需要去覺知這些差異。

  當你清晨醒過來準備張開眼睛,不要馬上急著張開眼睛,當你發覺睡眠已經結束時,覺知你的身體。不要急著張開你的眼睛,而是感覺一下「身體現在怎麼了?」你的身體內在有著巨大的變化,睡眠的狀態正要結束,而清醒的狀態才正要開始。你曾經見過朝陽升起,但是你從來不曾見過你自己身體的升起,它有它自己的美。你的身體裏有著清晨也有著夜晚,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轉化的片刻、變化的片刻。

  當你準備入睡時,讓自己靜靜地觀照所有發生的一切。睡眠會來臨,睡眠會發生,而你就是保持覺知!唯有如此,你才能夠真正覺知到自己的肉身體。一旦你開始覺知到肉身體時,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做肉身體的夢。然後清晨醒來時,你將能夠知道什麼是肉身體的夢,而什麼又不是。如果你能夠知道自己體內的感覺、體內的需要以及體內的節奏,那麼當它們出現在你的夢裏時,你就能夠瞭解它的語言。

  我們從來不曾瞭解過自己身體的語言。但是,這個身體有它自己的智慧;身體有著上百萬年的經驗。我的身體裏有著我的父親和母親,有著他們的父親和母親,有著等等諸如此類的經驗,經過無數個世紀,我的身體終於演化成今日的樣子。身體有它自己的語言,而你需要去瞭解它,等到有一天你能夠瞭解身體的語言時,你就能夠知道什麼是肉身體的夢,然後,早晨醒過來時,你將能夠區辨什麼是肉身體的夢,而什麼又不是。

  唯有如此,你才能進入更新也更深的一層,也就是開始覺知到你的乙太體要覺知到你的乙太體,你必須先覺知到你的肉身體,只有當你變得更敏感時,你才能夠開始經驗到更細微的聲音、香味與光亮。然後,當你在走路時,你會知道是自己的肉身體在走路,而不是乙太體在走路。這其中的差別就像是水晶般的清楚易見,你會知道當你在吃東西時,是你的肉身體在吃東西,而不是乙太體。雖然乙太體也會感到饑餓、饑渴,雖然乙太體也有它的渴望,但只有當你完全瞭解肉身體之後,你才能感受到乙太體的需要。然後漸漸地,你會開始瞭解其他的身體。

  夢是最偉大的主題之一,到目前為止,夢還處於一種未知、隱藏、尚未被發掘的狀態,它仍然是一種奧秘。現在,所有的奧秘都來到了需要被公開的時候,所有一直被隱藏的奧秘事物不應該繼續隱藏下去,除非它們被證明是有危險的。

  在過去,確實有些事物需要保持隱秘的狀態,因為這些知識如果被無知的人所掌握,會帶來極大的危險。這也正是目前科學知識在西方所碰到的狀況,科學家開始覺知到這種危機,所以開始把科學的發現視為一種機密。比如說,原子武器的科學就不應該讓政客們知道,所以任何關於原子武器更進一步的發現必須嚴加保密。我們必須等待,等待有一天人類有能力瞭解這些知識,而又不會帶來任何危險的時候。

  同樣的,在靈性的領域裏,東方人有許多的領悟與瞭解,但如果這些知識被無知的人所掌握,那會帶來許多危險。所以知識的關鍵總是為人們所隱藏起來。這些被隱秘的知識,是奧秘的知識,它們一直在極為小心謹慎的狀況下,從一個人傳到另一個人身上。但是到了現代,由於科學進步,已經到了公開這些知識的時候了,如果靈性上的真理、奧秘的真理仍然處於隱藏的狀態,那麼科學會是危險的,這些靈性上的奧秘知識必須被公開,然後,靈性上的知識才能夠與科學上的知識同時往前邁進。

  夢是最大的奧秘之一。我在這裏說了一些關於夢的話語,好讓你們能夠開始覺知到這個主題。但是,我並沒有告訴你們與夢有關的全部科學,因為那是不必要的,也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好處。雖然我留下了一些漏洞,但如果你真的進入夢這個奧秘裏,這些漏洞會自動地被填滿。

  我在這裏告訴你的,只是夢這個奧秘中最週邊的一層,你沒有辦法因此而建立起一套夢的理論,但是,你所知道的卻足以讓你開始這趟探索的旅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