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2日

影片【揭露宇宙81:第六季第十三集:一的法則&秘密太空計劃:技術救贖】


超越先進的電子產品和技術的盛況,從秘密太空計畫最深刻的啟示是來自意識進化的形式。

科里.古德繼續他對『一的法則』的資料的檢驗,這一次重點針對天龍星人的任務和技術的救贖如何影響迫在眉睫的行星朝向團結意識的轉變。

我們也得知,會有兩個種族的外星人,他們是球體存有聯盟的秘密部分,會在未來的閃燄之前或期間讓自己顯示在大眾面前。


第六季第十三集影片下載連結、另一下載連結

來自天狼星的FRANK

下方是關於影片中提到的第十一場集會的完整內容

[第十一場集會] 1981年1月28日

RA:我是拉。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我們是否應該把你建議用來呼叫你的儀式放在這本書中?

RA:我是拉。這件事的重要性很低。因為我們的建議的目的只是為了透過這器皿與這個群體建立通訊管道。

發問者: 讓(某某)和(某某)參與這些集會是否對於器皿有幫助?群體的人數對於集會本身是否會有不同的影響?

RA:我是拉。最重要的個體是發問者及振動聲音複合體,(某人)。

這兩個實體籍由他們的能力,分享其物理能量複合體,也是你們愛的振動的一部分。額外幫助了器皿的舒適度。

發問者: 你昨天說到Maldek由於戰亂被摧毀。如果Maldek沒有因為戰爭被摧毀,它是否可能演進為一個自我服務(self-service)的星球。

其上的個體是否會增加其密度,繼續前往負面或服務自我的第四密度?

【FRANK 註:『Pax星』又名Maldek,原本位於火星和木星之間,也就是現在俗稱的小行星帶】

RA:我是拉。Maldek星球上的社會群體,跟你們地球的狀態很象。

其能量方向是混雜的。因此,雖然是未知的假設,最有可能的結果會是一個混合的收割—有些人前往第四密度,有些人前往第四密度於服務自我方面。

【FRANK 註:Dimension(維度) & Density(密度)】

把量子當成『不同的波』就用維度單位表示,把量子當成『粒子』就用密度表示,次元只是數字標籤,跟維度是一樣的!

我們正在進入的是第5維度、第5次元、第4密度!

因為人類目前無法感受到不同的振動頻率,所以那些描述只是讓人類為了能夠理解而用文字描述的方式之一罷了

量子一詞來自拉丁語quantus,意為『有多少』,代表『相當數量的某事』。

量子理論:光子的動量等於光子的能量與光速之比

大部分的人重複第三密度。這是個粗略的估計。

因為當行為發生時平行的可能性漩渦(vortices)停止。接著新的可能性漩渦開始。

發問者: 從我們的角度看,太陽另一面是否有一個行星,是我們不知道的?

RA:我是拉。在你們太陽的另一面有一個星球(sphere)。

其特質十分,十分寒冷。當大到足以彎曲一些特定的統計資料。

這個星球不應該被稱作行星(planet),因為它被閉鎖於第一密度中。

發問者: 你剛剛說到Maldek的實體們可能前往第四負面密度。這些人是否離開我們目前的第三密度前往屬於第四,服務自我,的負面密度的星球。

RA:我是拉。你的問題不清楚。請重新敘述。

發問者: 當我們的週期結束進行結業典禮,是否有任何人可能從我們的第三密度到一個第四密度的星星。

屬於服務自我,或負面形態的行星?

RA:我是拉。我們現在抓到你詢問的重點了。

在收割中,這種可能性漩渦是種收割,雖然數量小。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你能否告訴我們魯道夫(魯道夫•希特勒)發生了什麼事情?

RA:我是拉。稱為魯道夫的心/身/靈複合體在此刻處於醫療的過程。

他目前位於你們星球立場的中央星光層面(astralplane)。

這個個體非常困惑。雖然認知到化學身體死去造成的振動改變,依然需要許多的關懷。

發問者: 在我們歷史上是否有廣為人知的個體進入第四負面(服務自我)密度的星星,或有誰將回到哪兒?

RA:我是拉。如此收割的個體數量很少。無論如何,由少數人穿透了第八層。

其唯一的方法是透過第六層,開啟第七層,穿透第八層,或智能無限階層。

允許該身/心/靈複合體得以被收割。如果他在任何時間/空間有此願望。

發問者: 在我們地球歷史上,有沒有這些人的名字?

RA:我是拉。我們可以提到一些。如TarasBulba,成吉思汗,及拉斯普廷(Rasputin)。

發問者: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他們需要什麼條件來達成?

RA:我是拉。上述的幾位個體都察覺到,透過古老的記憶,瞭解關於亞特蘭替斯的知識,使用身/心/靈複合體中各種能量匯入中心,以通往智慧無限的入口。

發問者: 這是否允許他們行使所謂的魔法?

當他們在世時是否可以行使一些超自然的神蹟?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前面兩個個體很少有意識地使用這些能力。

然而他們一心一意地關注在服務自我方面,因此不費力地在個人修煉上加倍,再加倍起能量。

以至將入口(Gateway)充能。

第三位是個覺知的行家(adept)。同樣不費力地專注於服務自我之上。

發問者: 這三位元實體目前在何處?

RA:我是拉。這些實體在你們所知的第四密度。

由於空間/時間連續體不相容的緣故。嘗試找出他們的所在地無法獲得實際的理解。

我們只能取近似值。他們每個人選擇一個第四密度星球。通過服務自我的方式,繼續獻身於追求理解一的法則。

其中一個在你們所知的獵戶星團(Oriongroup)。一個在你們所知的仙后座(Cassiopeia)。

還有一個在你們所知的南十字星。無論如何,這些位置並不能滿足你們。

我們沒有相關的字彙可以將必須的地理位置數值傳遞給你們。

發問者: 誰去了獵戶星團?

RA:我是拉。你們所知的成吉思汗。

發問者: 他在那裡做什麼?他的工作或職業是什麼?

RA:我是拉。談論這個詢問是可能的。

無論如何,我們利用任何機會好重述所有存在服務造物者這個基本認知/學習。

你所說的成吉思汗。目前,降生在一實質的光體中。工作是散佈思想控制的資料給那些所謂的十字軍(crusaders)。

你可以稱呼這實體為運務員(shippingclerk)。

發問者: 十字軍做什麼事情?

RA:我是拉。一個身/心/靈社會複合體。當其整體成員擁有一致的定位或尋求,成為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被埋藏在心智底部的群體記憶就能被社會群體知悉。

因此創造了社會記憶複合體。

這種複合體的好處在於,在任職社會本質及尋求真理兩方面,扭曲相對減少。

因為所有的認知/變貌都可為社會所有實體所使用。

發問者: 那麼我們有來自獵戶星座的十字軍光臨地球,為著思想控制的目的。

他們是如何做到這點的?

RA:我是拉。如同所有生命。他們遵循一的法則,留意自由意志。

他們與呼叫的人接觸。他們也作和你們所做的相當的事。

擴散一的法則的態度與哲學。但是著眼於服務自我的層面。

這些人成為精英。透過這些人,他們嘗試創造出一個情況,讓星球上其他實體被他們的自由意志所奴役。

發問者: 關於那些接受十字軍努力成果的人類,你可以舉出一些人的名字嗎?

RA:我是拉。我們不希望侵犯自由意志的變貌。

舉出這些人的名字,會侵犯你們空間/時間的未來。因此,我們保留這項諮訊。

我們請求你沉思那些實體行為的果實。從觀察人們如何享受群體的變貌開始。

如此,你可以自己分辨這項資訊。我們不會干涉。

容我們說,這場星球遊戲,他不是收割的中心議題。

發問者: 這些十字軍如何將他們的觀念傳遞給地球上的個人?

RA:我是拉。有兩種主要的方式,正如服務他人也有兩種方式。

有些地球上的身/心/靈複合體,練習並執行一些教條。尋求這類的資訊及權利。

好通向智能無限的大門。另外一類人,本身的振動複合體就足以開啟大門,並且與全然的服務自我接觸。

因此關於操控的變貌就可以輕易地提供給這類人。無須訓練,無須控制。

發問者: 這些十字軍傳遞何種訊息給這些人呢?

RA:我是拉。獵戶星團傳遞一的法則資訊。

定位在服務自我層面上的,這資訊可以是很技術性的,如同一些星際聯邦成員試圖提供給地球的一些科技資訊。

定位於服務他人層面上的,獵戶星團提供的科技即為各式各樣的控制或操控他人的工具,用於服務自我上。

發問者: 你是說有些科學家接收到這些科技資訊,通過心電感應方式。然後產生一些可實用的小東西?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無論如何,一些十分正面的科學家接收到這些資訊,意圖開啟其和平用途,卻在最後產生潛在的毀滅性回應。

因為其他負面傾向/變貌的科學家進一步接受這樣的資訊。

發問者: 這是否就是我們如何學會原子能的過程?混雜著正面與負面的傾向?

RA:我是拉。這是正確的。

負責召集科學家的實體們擁有混雜傾向。起初的科學家們多是十分正面的。

但接手後續工作的科學家則有著混雜傾向。

包括極度負面的實體。以你們的定義來說。

發問者: 那麼我假設你無法給出他的名字。那我接著問,尼古拉•特斯拉(NikolaTesla)是從哪裡得到資訊的?

RA:我是拉。尼古拉從星際聯邦得到資訊。

聯邦想要幫助這個極端,我們是說,天使般正面的實體。他想使人類同胞的生活更好。

可不幸,如同許多流浪者,由於第三密度的振動導致這實體在觀察其同伴方面被極度歪曲。

以至他的任務受到阻礙。結果是,原先的目的被扭曲了。

發問者: 原本特斯拉的工作可以如何造福人類?什麼是他原先的目的?

RA:我是拉。尼古拉原本最渴望的目的是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

因此,他嘗試給予地球無盡的能量,讓人可以用於照明及電力。

發問者: 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你精確的意思是?

RA:我是拉。(由於答錄機故障,以下答案遺失。)我們說的將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可依照字面意思解釋。

發問者: 這個將所有人類從黑暗中解放出來,是否與一的法則相稱?或者說他會帶來任何真正的結果?

RA:我是拉。這樣的解放帶來的結果將創造兩種經驗。

首先,人們經驗到不用靠錢來換取能源。其次,人們有閒暇時間之後,自由度增進,開始尋找自我,開始尋求一的法則。那些從清晨一直工作到夜晚的人,很少能思考一的法則。

發問者: 一般而言,工業革命是否預先計畫好了?

RA:我是拉。這將是此次最後一個問題。這是正確的。

流浪者分好幾波降生地球。

為了逐步將人們從日復一日的勞動,缺乏休閒自由的慣性中解放出來。

發問者: 剛剛是最後一個問題。所以照慣例,我想問,我們可以做什麼以使這器皿更舒適?

RA:我是拉。你們做得很好。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仔細校準那些標誌。

良好的調整可以在這特別的時間幫助器皿的肉體處於舒適的變貌。

在結束這次集會之前,容我們詢問,你們還有任何簡短的問題?

發問者: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間斷的問題。如果不是,我們可以下次再說。

我的問題是,為什麼獵戶星的十字軍要這麼做?他們的終極目標是什麼?

RA:我是拉。這並不會花太長的時間回答。

服務自我就是服務全體。當以這個角度來看,服務自我需要不斷擴張地使用他人的能量,用於操縱的目的。

以利於自我前往權利的核心。如果需要進一步闡述這個主題,我們可以下次再談。

發問者: 我忘了一件事。有沒有可能在今天稍晚再進行一次集會?

RA:我是拉。這是好的。

發問者: 謝謝。

RA:我是拉。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那麼,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請留言

剛果紫色火焰冥想 旋轉